逃跑可耻但有用

圈名灯椿,绝赞放飞自我中。

那个啥……你们有没有那个啥……红红的,很可爱的……小红心(⁄ ⁄•⁄ω⁄•⁄ ⁄)
问问看这种格式可以接受嘛?

【三日鹤】旁边的病床

◎应该是一首短诗?超简单。
◎与其他文章无关
◎七夕的贺礼?

——
鹤丸走进了三日月的病房,
坐在他旁边的病床上。
两人相互好奇,
没有一点新意。
三日月告诉鹤丸,
他快死了。
鹤丸告诉三日月,
你不会死。
三日月笑着,
鹤丸离开了房间,
三日月望着旁边空空的病床,
他也不是他的病友。

第二天的黎明,
鹤丸带着花店的花束,
走进了三日月的病房,
坐在他旁边的病床上。
这是给你的希望,
不要辜负我的期望。
三日月看着花瓶里的花,
想着送它的人,
但是他又走了,
旁边的病床又空了。

第三天的早晨,
三日月拉住了鹤丸,
两人一起去了商店。
三日月推着购物车,
鹤丸的手没在货架上停过。
回到了医院,
护士长骂了他们,
但是他们觉得挺值的。
鹤丸又在旁边的病床上坐了一会儿,
拆了两包零食,
喂给三日月吃。
你要走了吗?
嗯,但是会再见到的。

第四天的中午,
鹤丸来迟了一点,
但三日月却不在意。
他让三日月换下病号服,
鹤丸带着三日月偷偷离开了。
到了附近的公园,
三日月掰开面包喂给鸽子,
鹤丸拍了照片。
回到了医院,
他又坐在了旁边的病床,
三日月希望他多待一会儿,
他的病快好了,
因为他。
鹤丸笑着轻吻了他,
什么也没有说就离开了。

第五天的下午,
鹤丸迟到了很久很久。
三日月最后在遛弯的途中看到了他,
躺在重症监护室的鹤丸。
他后悔了,
看着躺在旁边病床昏迷的鹤丸,
想起了昨天,
自己希望他多在旁边的病床上待一会……
鹤丸送过来的花还是枯萎了,
哪怕三日月很精心地在照顾。
旁边的病床上不空了,
三日月安慰自己,
至少自己能一直看着他了。

第六天的晚上,
鹤丸醒了过来。
他央求三日月带他去看月亮,
三日月趁着夜黑,
偷偷把他带上了医院的阳台。
你是我的月亮,
第一眼就看上你的光辉,
哪怕我自己是颗流星,
只会短暂地与你相伴。
三日月回应了鹤丸前几天的轻吻,
深深地与他相吻。
流下的眼泪也如流星一样。

第七天的深夜,
鹤丸去做了手术。
三日月握着他的手,
病痛带来的恐惧也从未像现在这样。
我会没事的这种话太老套了。
那你想说什么?
我爱你。
嗯,我也爱你。

第八天的凌晨四点,
三日月看到了人生中最后一个日出。
手术失败了,
他生命中再也感觉不到太阳有多灿烂了。
鹤丸最后躺在了他旁边的病床上,
是他要求的。
从花店买来了和那束花一样的花,
是他要求的。
把喂鸽子的照片挂在病房里,
也是他要求的。
那月亮呢?还差一个呢……
我就这里啊,鹤。
月亮一直都在,一直都在,
以前在,现在在,以后也在。
哈哈……
他的笑声也很微弱。
我能提一个愿望吗?
他说话很费力,但三日月静静地听着。
我旁边的病床,
以后它要空着,
知道吗?我的三日月……
三日月尽力控制感情,
我知道我知道……
无力地重复着。
鹤丸还是闭上了那双金色的眼睛,
安静的睡着了。
晚安,
他最后亲吻了他的鹤丸。
眼泪划过三日月的唇角,
落在了鹤丸的唇角。

晚安……

第七天的黎明,
鹤丸旁边的病床上没有人,
当然他也不在,
他已经送走了。
医院把鹤丸之前在商店,
买的那些东西全部送给了三日月。
三日月把鹤丸吃过的那种零食都吃了,
但是还差一点什么,
可是什么都在啊?
对了,
他的鹤丸不在了啊……

【三日鹤】我想看医生(中)

(德国bushi)骨科医生三日月*艺术生鹤丸
◎三条刀一家,五条独子鹤。
◎文笔不美注意,脑洞注意。

——
        三日月回到京都的老家,给今剑发了压岁钱后也就待了没两天,想起来鹤丸一直想要给自己画画的事就和同样是艺术生的小狐丸提了提。
  
       “啊?你说的不会是鹤丸吧?”小狐丸夹起一块油豆腐,然后吃了下去。

       “你认识?哈哈,他是小狐你的同学是吧?真巧啊。”三日月坐在被炉里,剥着橘子的皮,“说起来我还和他见过呢。”

       “啥?”小狐丸差点噎住。

       “就是小时候那个为了捡我的鞋子掉到水里的那个孩子啊。”三日月笑了起来,小时候三日月总是不擅长穿衣服,有一次新年参拜的时候,龙船屐也没有穿好,一不小心掉到自家神社的池塘里去了。要不等石切丸来了再想办法吧,可是石切丸忙着神社里的事情一直没来。身边不知何时多了一个白色的身影,比自己还要再矮一头,说因为他好看所以要帮他把木屐拿回来,话没说完就把半个身子都往池塘边靠。三日月还没缓过来他说了什么,结果鹤丸就掉下水了,三日月慌了,大声喊人来救这个白白的小孩子。然后鹤丸的父母就赶过来了,把浑身湿透的鹤丸从水里拎了出来。三日月也在一边焦急地看着,鹤丸呛咳了几声,睁开眼睛就把手上一只三日月的龙船屐拿到他面前给他。三日月看着浑身湿淋淋还发抖,但却笑着的鹤丸,心里波动蛮大的。但却没来得及问名字,鹤丸就被他父母给带回家了。当然,这事儿石切丸最后知道了也没少教育三日月。

       “哦!是那个 白白的小孩子 ?哈哈哈哈,没想到啊!”小狐丸放声大笑,他哥以前老提起那个孩子,小狐丸还跟他说我也是白的呀,结果他说不一样的,那个孩子的眼睛是闪着光的,是透彻的黄琥珀一样的。

       “那你要追他吗?”小狐丸随口一问,毕竟他哥念叨了那么多年。

       “嗯?不行吗?”

        自己老哥散发出一股私有欲的时候总是很可怕,小狐丸当天晚上就给烛台切打电话告诉他石膏头像不用赔了,三日月以后如果追鹤丸的话还要给他们添麻烦呢!
——
        鹤丸在医院里待着,每次等到三日月来巡房的时候都嚷着要给他画张画。

       “可是你的手还没好呢,好好养着吧。我又不会逃,等你好了随你怎么画。”三日月这样向鹤丸保证。

       “随我画啊?那赚了!呃不,我的意思是嗯……能再看到医生你的脸就是赚了!”鹤丸心里美滋滋的,哎呀这样下去的话,光画个几张素描当样板,再加工一下变油画,别说医药费可以赚回来,说不定未来几个月可以休息好一阵了!

        三日月只微笑着看着他,偶尔到病房里巡查的时候还会给鹤丸带点书啊或者水果之类的。鹤丸呢,也不是看书的主儿,嫌那些死板的文字太干瘪,倒是对于水果来者不拒,几乎尝遍了所有品种的水果,他还真想问问三日月是怎么做到每天一样不重复的?

        鹤丸恢复得蛮不错,三月份开初的时候就可以出院了。那天光忠和小贞俱利都欢欢喜喜地来接他出院,但鹤丸却让他们先回去,自己再在医院里留一会儿。

       “难不成你还住出感情来了?”光忠问,“行吧,你别太迟回来就好了!”

        可能确实住出感情了,想着要出院了,还真有点舍不得的感觉。鹤丸这样想着,把病号服换下来,换上了自己的衣服,神情恍惚地往医院的小花园里走。他和三日月约好了,要在小花园里采景。从鹤丸病房的窗户往外看,恰好能看到花园里前几天发了绿芽的樱花树。

        我真的住出情感来了?一路上走过居然有点伤心,好像还有一点失落。

        到花园里的时候,三日月已经在了,坐在那棵似开花不像开花,零零星星三两枝的樱花树下,身边还放着一盘三色丸子,已经少了一串了。

       “等很久了吧,不好意思,收拾了一下行李。唉等等?你没有穿白大褂不要紧吗?今天你不是还要值班的吗?”鹤丸看到三日月穿的不是平日里的那件显得他有点不太友善的白大褂,而是换了一件浅茶色的和服,整个人一下子温和下来了。

       “啊,没事的。鹤丸真是细心啊,和服只是套在外面而已,不碍事的。”三日月看到鹤丸手上并没有拿画板,就问他,“怎么了?不画了吗?”

        鹤丸有点心虚,他是故意没有拿的,他还想下一次见到三日月。鹤丸拿起了一串丸子,像是表决心一样咬了一口,然后坐到三日月的对面。看到三日月温柔地看着自己,一下子不知道自己的话会不会让他避之不及,他比起想要和三日月一起更害怕他会因为反感而远离自己,好不容易提起的勇气一下子全沉落到心底去了。

       “忘了拿……”

       “是吗?那不如就趁着个空聊一聊吧?”三日月看出来鹤丸有话想说,但是却没有办法直率地说出来,也就换了个话题,“你还记得小时候,你掉到水池里的事情吗?为了捡我的龙船屐。”

        鹤丸惊讶,三日月为什么会知道这件事情。那天他新年摇铃排长队,实在太无趣了,就随处逛了逛,看到了默默坐在池塘边的一个小姐姐,第一眼就被漂亮的样子给吸引了。偷偷摸摸藏在树丛里看了许久,发现她的脚上居然只有一只木屐。左右又没有其它人在她身边,而且她也很困扰的样子,那不如我就帮她吧!

        鹤丸想想自己当初也是傻,硬生生把个男孩子看成了女孩子,三日月当时头发还蛮长的,也没仔细看他的衣服,光看了一张好看的脸。也真是巧了,不过这事儿还是别和三日月说了……

        三日月又和自己聊了许多,从工作到以前的学校,提到小狐丸是他的弟弟的时候,鹤丸也没太吃惊毕竟之前看到过照片了。鹤丸听着,也聊起了自己的事。

        两个人坐在没开满花的樱花树底下,聊得很尽兴,但是鹤丸心里却很失落,不仅是因为他没理由再来看三日月了,还有因为三日月似乎和他没有那种想法。没关系的,我们能有什么感情呢?当然不可能有啦!哈哈、唉……但是鹤丸一直都笑着,直到盘子里的丸子全部都被吃完了。

       “三日月,那我就先走了!”鹤丸起身,向三日月告别。

        三日月仍然坐着,神色有一些不太愉快的样子,但是立刻就又恢复了往日温柔的笑容。

       “嗯,再见。”
——
        三日月在交谈的过程中,也隐约感觉到了鹤丸似乎和平时不太一样了。平时都很活泼的,今天就只是漫不经心地听着他说话而已。

       “三日月,那我就先走了!”鹤丸苦笑着,没有丝毫隐藏之前的心情,确实是没有往日那么能说会道,精神饱满了,取而代之的逐渐显露的决心。

        三日月的心情有些差,说不上原因。啊啊,身边养的鹤要离开了吗?是这样的吗……

       “嗯,”
      
        真是奇怪了啊……
 
       “再见。”

        明明是自己的鹤才对啊。

        不会离开的,绝对。
——
鹤球:我凭本事钓的三明,我怎么会就这么走了呢?(゚Д゚)ノ

下一篇就完结啦!(´▽`)ノ♪虽然不知道会不会有别的小篇章(?)

讲道理,捡木屐那一段是想到了千与千寻的故事。千寻为了捡鞋子遇到了白龙,最后白龙将千寻送出了不适合她的世界,并承诺会在她的身后,很快就来。大概最后是没有来吧……为了弥补一下这个小遗憾,所以脑洞大开,写了这一篇(⑉°з°)-♡
(ಥ_ಥ)已经开学了的小伙伴还有吗?

【三日鹤】我想看医生(上)

(德国bushi)骨科医生三日月*艺术生鹤丸
◎三条刀一家,五条独子鹤。
◎文笔不美注意,脑洞注意。

——
        东京艺术大学学生鹤丸国永在某一天抱着石膏头像回公寓的时候,从楼梯上摔下来,幸运的是只有右手和左脚骨折了。当然,由于石膏像的破碎,除了医药费又多了一笔支出。

        鹤丸都在想能不能用碎掉的石膏给自己断掉的骨头打个石膏固定,说不定还能省点钱呢。

       “所以呢?你是怎么摔的?”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戴着口罩声音传出来闷闷的,但鹤丸直觉性认为他说话的声音要比现在好听得多。而且光从脸型和眉目之间的比例来看,估计长得不是惊天动地就是长得温文尔雅,这是艺术生的直感。
   
        鹤丸是昨天晚上九点多送到医院里来的,被光忠急急忙忙开车送过来的,本来以为打个石膏丑两个月就好了,没想到还要住院。
  
        骨科的医生一边登记着病床表,一边好奇地询问鹤丸,“哈哈,总不会随随便便就摔下楼梯吧。对了,听说你还是艺术生来着?”

       “啊,是的。”说起来自己还是个正儿八经的艺术生来着。虽然现在手残脚残的样子倒有点像真的石膏人,什么时候让小俱利给自己画一张,纪念一下。

        鹤丸说,那天太累了,人本身就累的不行,但是当天的画还没画完,就只好把石膏搬回宿舍了。但是由于抱着那石膏头像,重心不稳,就这么摔了下去。结果右手骨折左脚骨折,石膏也碎成了一堆石灰脆。

       “医生,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啊?”鹤丸看着自己右手上的石膏和绷带,艺术生脚骨折还好,这手骨折了就跟天塌了有什么区别?
  
       “我可是靠这只手画画来吃饭的!”

        那个医生摘下口罩,露出了脸,耳边夹着的头发落了下来。他笑着凑到鹤丸的病床前,“现在你吃饭只有靠左手啦,要不你用左手画画试试?哈哈,玩笑玩笑……你有在听么?”

        10分10分10分10分10分!

        肯定是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那种气死老天爷的完美男人啊!!看看这个比例!这个色调配比!!还有这种声音!这一定是天造的艺术品吧?他爸妈上辈子是不是拯救了天地啊啊啊!
   
        鹤丸在内心大声疯吼着,而外表上却只是一幅看呆了的表情。多年以后回忆起来一定会觉得想把自己扔到铁炉里回炉重造一下!鹤丸发现那个好看的医生正一脸疑惑地看着自己,意识到自己好像让他尴尬了。
   
        不好!让人家尴尬了!不可以,这种事情……不允许,快接句话呀我!

        “呃……医生,你的眼睛里睡着一弯月亮哎。”
    
        好看的医生有些惊讶的样子,但是还是很好看!鹤丸已经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了,而且自己想的东西也不是很适合直接说出来啊啊。自己想给他留个好印象,想起了文学系歌仙平时那种风流的感觉好像在其他人眼里很有逼格的样子,就临时瞎扯了一句夸人的话。
   
        总比你好帅这种话好多了吧?

       “是啊,真亏你注意到了呢。因为名字里有三日月,所以眼睛里睡着月亮也不奇怪吧?哈哈。”
    
        三日月笑着的样子!天呐,鹤丸超想画下来的!平时画石膏像,完全不主动,根本提不起劲。要不是为了期末成绩不然完全不想去画那些糟老头好吗,但是!这个三日月不一样啊,完全不一样了啊,超想画的!
——
        过了几天,光忠小俱利和小贞来看自己了。小贞还带来了物吉,说是能带来幸运,希望自己能早点好起来。

       “鹤丸你放心!只要有物吉在,一定能带来幸运的!”小贞拍着胸口,信誓旦旦地说。

       “放心吧,鹤丸先生。”物吉在提到带来幸运这回事的时候格外来劲,鹤丸也只好相信这孩子确实能为他带来幸运。

        小贞和物吉还要上课,呆了一会儿就被接走了。只留下光忠和大俱利陪自己,光忠拿来了在家里炖的萝卜玉米排骨汤,大俱利则依旧沉默着看着窗外的景色,也不知道医院旁边的小花园有那么好看吗?

       “哎呀,小光!下辈子我要是是你儿子就好了,我妈都没来瞅我一眼……”鹤丸昨天就打电话给父母了,结果二老喊着你这不没死嘛,死了再打电话啊乖,你还能语气好好地给咱打电话,就说明没事儿,然后就挂断了。
   
        我可能真的是从垃圾桶里捡回来的,鹤丸这么想。

       “说什么瞎话呢?快喝汤吧,凉了就不好吃了。”光忠让鹤丸尝尝看,鹤丸也很识相地开始了。

       “呀!光忠你要说你是厨师我都信,其他人绝对猜不到你居然是个小说家。”光忠一向来都是体贴人的,鹤丸也是把他当“再生父母”如果再一次生下来要他当父母),和大俱利几个是一起长大的好朋友,关系好是众所周知的。

        鹤丸待着也是无聊,手机上也没有什么新的新闻,还是那些个明星那些绯闻,无论谁都如以往一样,生活好像有什么改变但是却万变不离其宗。

       “对了,小光。你见到我那个医生了吗?”鹤丸想起来了那个颜值逆天的好看医生,这几天都是护士在照顾,医生没来,大概是出差去了吧?

       “唉?没有,他怎么了吗?”

       “这样啊……”

       “这种微妙的失落感是怎么回事……”

       “你不知道,他就像艺术品一样,超好看!虽然我词穷形容不出,但是信我!现在除了他以外,我没有更好的人想要去画!那个比例啊……”

        鹤丸一个劲儿地在夸那个光忠从来没见过的医生,光忠也有点好奇,想着究竟是何方神圣,“可你现在也画不了啊,你就好好待着吧。”

       “对了,那个石膏像的事儿怎么说啊?小狐丸没生气吧?再怎么说也是同学啊,摔他一个石像,千万别跟我较起劲啊……”鹤丸想着自己摔了人家的石像,要赔偿多少钱还是其次,就怕人家生气了。

       “放心吧。小狐丸前几天说你不用赔了,还让你好好休养来着,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光忠前几天接到了小狐丸的电话,对方还说什么说不定以后他们才要给鹤丸添麻烦,他们是谁?

       “是吗?也好,以后多给他送几幅画吧,这个人情还是要还的。”鹤丸说是靠画画吃饭还真不假,他爸妈懒得理他,放羊似的也不贴补些。鹤丸在高中的时候就自己开始画画,从素描到油画没有不画的,然后拿出去卖,一开始还是十元一张后来就逐渐有了二三百块的单子,现在七八百的单子多,但上千的也有几单,不多。

       “好啦,那我们就不打扰你了,我们先走了。”光忠待到了熄灯的时间,灯关了就安静,白天还热热闹闹看上去蛮乐呵的,晚上就很孤单了。

        隔壁的病床是空着的,虽然是两人间但却没有人。难道是因为是冬天了吗?唉,果然大冬天的时候还一个人住医院的,就只有自己一个人吗?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睡觉!”鹤丸单手掀起被子就往头上盖,在被子里蒙了一会儿就热得不行。想把头探出被子,却又因为腿脚不能动,只能像只毛毛虫一样钻到白棉被的外面。

        头发乱糟糟的向外呼吸新鲜空气,要是这个形象被人看到了,谁会相信这是那个被称为艺术系理想男友第一名的鹤丸国永啊?鹤丸也懒得管,大半夜的谁有精神去整造型,干脆就一头沉到枕头里,现在只要想着睡觉就好了。但是每次脑子里都是三日月的脸,不同角度,实在难以入睡。

        鹤丸又亮起了手机屏,到处逛逛,在同学的推特上看看这两天他们在干什么。翻到小狐的推特的时候,鹤丸整个人都不太好了,他看到了一张好看医生和小狐还有其他家人的照片。

       “哦,我说呢。怎么可能因为冬天了医院人就这么少啊?原来这两天已经是正月了啊……怪不得……”比起自己一个人呆在医院里像个孤寡老人以外,鹤丸更在意的是三日月为什么和小狐丸他的家人在一起。讲道理,鹤丸一直好奇为什么小狐他们家为什么每个人都长得跟不同妈生的一样,难道他爸妈有一个是玛丽苏或者杰克苏,有七彩的头发的吗?假如三日月是他的家人的话也可以理解,毕竟小狐家的其他人他也有见过一点,颜值都高,估计是家族基因强悍。

        但是我从来没听小狐丸提起过自己有个是医生的兄弟啊,不应该呀……难道?

       “这么好看一个人,不会已经被小狐丸收入后宫了吧?哈哈,不会的吧。”

        鹤丸今天的脑洞今天也很大。
——
        第二天的时候,果不其然,醒来又是早上九点多了。咦?手机怎么放到桌上去了,我昨天手机玩着玩着就睡了,肯定在我脑袋边上才对啊,怎么可能……

        按了一下呼叫铃,护士小姐又来了。

       “哎哎,护士护士!三日月医生他回来了吗?”鹤丸想着什么时候可以再瞄两眼好看医生,记着他的样子,然后等手好了再画下来。

        假如卖出去的话一定大赚一笔!

       “一醒来就问这事儿?”护士小姐瞥了他一眼,给他把早餐拿过来,又检查了一下骨骼的情况,“昨天医生就回来啦!”

       “啊?回来啦!”鹤丸兴奋地叫出了声,太好了!好看医生回来了!

        看到护士小姐有点嫌弃又有点奇怪的眼神,鹤丸又连忙解释道“呃不是,我的意思是,那昨天怎么没看到他啊?”

        护士小姐收拾收拾杂物,走出门的那一刻又说:“医生他过来值夜班的,这不晚上才从京都回来嘛。对了,他昨天还到病房来巡夜呢,在熄灯了以后,你估计睡了所以没看到。走了啊。”

        鹤丸也没顾上说话,脑子里就乱了。好看医生昨天晚上回来的?还来巡夜病房了?那我的手机就是他帮我放好的?

        鹤丸觉得他那个好看医生这一波操作简直了,要是个妹子都被撩走了好吗!虽然他好像也有点被撩到?
——
是的,三条大佬的这一波风骚的操作顺利斩获天真鹤丸的芳心啦(゚Д゚)ノ
“不要怂,就是干,爱他就要强——他!”
一开始我是打算这样直接上车的,结果明天开学了,实在码不出来_(:з」∠)_

【三日鹤】律师之间的爱恨都是光明正大(3)

开始正经起来啦!_(:з」∠)_这篇的文风已经不是段子了,有私设的人物出场,真•活在回忆里,三日月和鹤丸的故事也正式开场了。
谢谢小红心!谢谢小蓝手!谢谢评论!
最重要的是,感谢看文章的各位小可爱!
(⁄ ⁄•⁄ω⁄•⁄ ⁄)

——
      三日月和鹤丸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呢?鹤丸记得,大概是三日月收购明石国行楼下的便利店的前一个月左右吧。

      “啊啊……累死我了。”鹤丸忙完了入冬以来的第一件诉讼,就瘫倒在法庭门外的座椅上,想着刚才那个法官为什么一直找自己的碴,明明没有上演法庭百老汇啊。而且那个法官看着有些眼熟啊,回家查查究竟是谁!要是来头大了可得小心着点!这次诉讼没有胜诉,只是和解了,其实鹤丸也是很不甘心的,但是当事人古城都那么说了,也不好再去追究。

      走出去的时候,外面已经下雪了。法院的门前已经有好几串脚印走远了,鹤丸因为坐在室内了一会儿,这会儿已经看不到人影而了。鹤丸闲着也是闲着,下午还要去旁听新人的官司,就先在这附近走走吧。

      “嗯,就让我看看这个有缘人是谁把?”鹤丸随机就随便找了一串脚印一步一步印上去,与那人的脚印相重合,很自然地走了出去。

      走了不知多久,已经到了附近的一个公园,不大不小,几行松树,几丛矮果树,两张栅栏木椅。雪继续着,街角咖啡店里温黄的灯光过于温柔,鹤丸从街角走来,脚印的主人似乎去咖啡店里坐了一会儿又出来了,但鹤丸却并没有走进去咖啡店的意思。

      鹤丸冷了,冻得有些发红的双手插进风衣的口袋,虽然只是遮着一层布但好歹不受冷风吹了。唉,真不该为了耍酷不听光忠的忠告,他现在好想念光忠提醒他穿的秋裤啊……幸好脖子上有条棕格围巾,把脸埋进半个,倒也不是很冷。

      目光低着,顺着脚印,鹤丸还在想着古城的委托,鹤丸平时不接离婚这种办事流程麻烦的诉讼,但是老同学一场,就接下了。古城和她的丈夫结婚了没有多久,很干脆地决定要离婚了,没有出轨,也没有孩子,甚至连财产分割双方都很有礼仪,相互理解。

      鹤丸觉得你们既然这么和谐,为什么要离婚呢?古城摘下了她手指上的戒指,举着它对鹤丸说“我以为这样安稳而幸福的日子是我想要的,所以给我那种生活的人就是恋人。但我现在发现,假如是和另外一个同样可以和我过这样生活的人一起,我也可以欣然接受。前几天,我和我姐姐住了一会儿时间,竟然觉得和他住在一起是没有区别的!该上班上班,该打招呼打招呼,该吃饭吃饭,生活继续着。说到底,我只是满足于这种生活而不是真的爱上他。也许,我真的就是个贪图享乐的人吧,所以打着恋人的幌子,假装名正言顺地享受着本不该属于我的生活。我找你做律师就是为了让我有点底气,不要继续这么没品下去了,毕竟有个老同学盯着你离婚,谁还好意思不离啊?更何况根本没感情。”

      她停了一会儿,又继续了,“很老套但是很合适的话,这是最好的结局了,对我们双方都是。”

      鹤丸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安慰?好像眼前这个老同学比自己还看得开得多啊。古城的这番话实在让他觉得不舒服,不是否认但也不算认同。

      “说起来好笑,这个戒指还是我自己去买的呢,那天他说忙,我就不识趣地自己去买了个戒指。唉,鹤丸大律师?这个就是你的律师费啦!顺带一提,我一开始就没打算给你付钱,官司打赢了就把这个废物戒指给你当律师费。没赢的话就厚不要脸地说你办事不利,凭什么给你律师费?哈哈,幸好,你赢了。拿着吧!”古城把手里的戒指塞到鹤丸手里,提着包离开了。懵了一会儿,鹤丸拿着手上的戒指想着,这玩意儿好像要比律师费贵多了。

      “这么大一个戒指,真亏她买得下去,而且说送就送,看不透啊。”鹤丸摸着口袋里的那个戒指上的钻石,估摸着价格。没有在意面前有什么,就沿着雪地上的脚印继续走着。

      恋人吗……真是不能理解的东西。是我的话——

      突然撞上了什么东西,鹤丸差点摔倒。
——
      三日月走出法院,到处逛逛,想着去附近的公园去喂喂小麻雀什么的。从路过的咖啡店里买了一个面包和一杯咖啡就到这里来了。

      他站在雪地里,把咖啡放在旁边的木椅上,用手把面包掰成小碎,扔到松树附近。不一会儿,麻雀三三两两地从树上飞了下来,啄起了雪地上的面包屑。

      身后的雪地里又传来了脚步声,他侧过身去看,是鹤丸啊,他穿着有些单薄英伦式风衣,围着棕格围巾,似乎很沉迷地想着什么事情低着头看着脚印,从围巾里还不停地冒出白气,转瞬又被寒冬消灭。他似乎没有注意到自己。哦呀?他是踩着自己的脚印走过来的吗?三日月觉得有些好笑,觉得他还挺有趣的,于是原地等着他什么时候发现自己。

      鹤丸一直向着三日月走来,没有要停止脚步的意思。慢慢地无意识地晃晃悠悠地就来到了三日月面前,然后走入了某人的怀抱里。

      “哈哈,要小心哦。”

      说实话,三日月有些意外,他还以为鹤丸会注意到他,但是没想到就这么径直走了过来。不如捉弄鹤一下吧?于是一只白色的鹤走进了他的陷阱。

      “啊,不好意思!”鹤丸回过神来,往后走了两步,这才看清三日月的样子。十分不争气的是,面对美色,鹤丸瞬间沦落了。

     三日月面前的鹤丸整个人都看懵了,三日月轻笑一声,缓缓开口:
   
   “要不要稍微聊一聊呢?”
——
我要破坏气氛了嘿嘿嘿嘿嘿(´▽`)ノ♪
其实写出这么韩剧又少女心的文字,有一点哈子卡西来着(⁄ ⁄•⁄ω⁄•⁄ ⁄)
但是其实这有He和Be的两种走向,从有些细节可以看到的吧?甚至有二周目元素???

(哼哼,这篇文章画风突变有没有吓到?其实一开始就是这样打算的,但是发现自己要写起来就觉得自己写不出脑中的那种感觉贼心累的,然后就……放飞自我_(:з」∠)_)

【三日鹤】律师之间的爱恨都是光明正大的(2)

日常小段子的文风,放飞自我,从我做起。
cp取向有,非全员注意。
文笔弱鸡,ooc严重,呃不,超严重。

——
    太鼓钟贞宗的内心极其不安,啥?光忠居然说五条家要绝后了?五条家就鹤丸这么一个儿子,难道难道……顾不得砸碎的花盆,快步离开了事务所,留下懵逼的光忠和根本没有想和你搞好关系的大俱利。
    回到家里,忍不住和自己的兄弟开始了猜测,龟甲的发言实在太少儿不宜跳过。物吉则是安慰他,说不定只是在调侃鹤丸先生太爱恶作剧,交不到女朋友而已呀。
    虽然直白,但是说得很有道理啊!
    小贞第二天的时候就给似乎很懂女孩子的清光前辈打了电话。清光虽然很疑惑他问这些干什么,但还是欣然地教了许多追女孩的方法,还叮嘱太鼓钟不可以早恋。当然不会啦!太鼓钟一边听一边记笔记,记完以后就很高兴地出门了。
龟甲:我说的只是直白了一点好不好。没有教坏小孩子哦?没有哦?……大概没有哦?明明只是说了人体的大实话呀。
物吉:(和善的微笑)喂?妖妖灵么?
——
    今早十点,鹤丸到了事务所的时候,感觉所有人都在盯着他,尤其是光忠的眼神,你见过担心孩子穿得少的母亲的眼神吗?唉,差不多。
    自己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吗?他向其他人问,怎么啦?啊……没什么啊,就是觉得年轻人有活力是好事。光忠说话的语气怪怪的,鹤丸也没有继续问下去。
    坐到办公桌前面,想不通其他人到底受什么刺激了。啊!难道是和泉守的经济人又来过了?真头疼啊,明明说过我们不可能接受什么偶像发型被剪坏这种诉讼的啊……
这时,鹤丸才看到了自己的办公桌上有一本本子,里面写满了笔记,足足有七页!他辨认了一会儿——这个字体只有小贞了吧?呜哇,都是些什么啊,永远不要说一个女孩子的腿粗细,不要把化妆品乱放?哈?
    鹤丸翻了好几页,完全没有头绪。做了那么多笔记,小贞是认真的吧?可是为什么放在我这里呢?是不小心落在这里了吧,又被打扫的光忠认为是我的东西才放在桌上吧?可是这些怎么看都不像和学习有关啊,难道生理卫生课已经有这种教学操作了吗!
唔……难道是小贞想早恋了!
    得出这个结论以后,鹤丸马上找光忠和小俱利开了一次午饭会议。
◎鹤立基群发表了帖子:在我的律师事务所帮忙的可爱学生想早恋怎么办?急,在线等!
——
    三日月几乎不太使用电子设备,唯一有用的两个软件,一个用来打电话,一共用来关注鹤丸的最新消息。
<<在我的律师事务所帮忙的可爱学生想早恋怎么办?急,在线等!
1L 清光指甲油代购
嗯……不会是说太鼓钟吧?
2L 鹤立基群 回复 清光指甲油代购
嗯呐(ಥ_ಥ)
3L 龟甲缚手缚脚
虽然有心理准备但是还是没想到……他居然最早脱单了!
(我想要大叫.jpg)
4L SADA
唉等等!鹤丸桑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还有@龟甲缚手缚脚 ,你是我哥么……
——
    明白了小贞只是想要帮鹤丸以后,光忠舒了一口气,鹤丸则有点失望,他其实还在想着说不定可以帮小贞追女孩子呢,小俱利表示没有想和你搞好关系但是也一直都关注着事情的走向。
三日月:原来鹤你很擅长追女孩么?哈哈…
(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今晚到我房间.jpg)
——
    一期一振和鹤丸认识是个蛮神奇的故事,但是双方都很尴尬。
    小贞以前要开家长会都是光忠去的,小贞的父母常年不在家,把他委托给了光忠,反正小贞和事务所的人玩得挺好的。但是光忠那天参加自己的同学聚会去了,于是鹤丸自告奋勇,去了家长会。
    新来的班主任是个小姑娘,看到一期和小贞同样是金瞳蓝发就误以为他是小贞的家长;看到鹤丸和五虎退一样是金瞳白发就误以为他是五虎退的家长,于是出现了这样的尬聊。
小姑娘:您是小贞的家长吧?幸会幸会!
一期:呃……其实我……
小姑娘:啊,这位是五虎退的家长吧?您好!
鹤丸:唉?
一期:(什么?可是想想看为什么会有人要冒充退的家长呢?又没办法真的多个弟弟出来啊。啊!一定是因为……)
一期:「轻声」不好意思,请问你是粟田口的哪一位亲戚呢?疏忽了没有招待您真是太对不起了!「行道歉礼」
〈以为是哪个远房亲戚来了,因为粟田口的支系太多了根本记不住也没见全所有人的一期这么想。〉
鹤丸:(这可真是让巴麻美摸不着头脑啊)
鹤丸:唉?那个什么,我是太鼓钟的家长来着。
    然后,场面有些尴尬,认错人的新人班主任拼命道歉(飞哥附体),但是一期还是整个人都不好了。

    太、太羞耻了啊啊啊!!
(我整个人都是崩溃的•一期限定.jpg)
——
    同时,那天晚上的光忠也感觉似乎有哪里不太对。说好是同学会来着,但是最后所有人都喝高了……
    看着曾经有着正经班长形象的长谷部趴在地板上,一边抱怨着社长不是人,一边拿着个空的酒瓶就要往地上锤,幸好被服务员拦下来了。宗三喝酒之后,不停地赞扬着小夜有多可爱,说好的不开心一家呢?还有啊,我虽然知道酒后吐真言不假,但是小狐丸你一脸真诚地告诉我鹤丸是个好孩子,千万不可以便宜了三日月的时候是认真的?
(你退半步的动作是认真的?)
——
完了,我感觉我写的已经不是cp向的了,完全都是日常好不好,浪漫的元素完全没有啊!而且三日月和鹤丸至今没有正面对话啊喂,这样下去真的不会被认为是在蹭tag吗……

下回!
三日月和鹤丸的正面回答!绝赞脑洞中!



(完了完了,真的在放飞自我的大草原上一去不复返了)

【三日鹤】律师之间的爱恨都是光明正大的

日常小段子的文风,放飞自我,从我做起。
cp取向有,非全员注意。
文笔弱鸡,ooc严重,呃不,超严重。

——
    三日月的律师事务所里少有客人来访,原因有两点,一点是三日月收费极贵,因为是三条名下的著名律师;还有一点是因为三日月的心情不定,说不准他到底会不会帮你。但是三日月收钱是照收不误的,有的客户他会认真打官司,有的则是随便应付,即使输掉了官司也觉得没有关系。
    三日月打官司的胜率看他心情,心情好就一定不会输,甚至还会和客户喝喝茶什么的;心情差又遇上一个暴躁的客人,可能只是闯红灯罚款这点小钱也能让三日月给硬生生把罚金给提升到需要变卖裤头的程度。
    他曾被同行的律师,同样不怎么有客人但是意外的不缺钱的明石国行吐槽:真是二五仔中的一股清流。后来三日月就把明石国行的律师楼下的便利店收购,改成了一家名为 懒癌治疗所 的健身房。
萤丸: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想给三日月点个赞
——
    鹤丸国永现在几乎不打官司了,律师事务所现在基本交给烛台切光忠去处理,自己则是慢慢把注意力转移到五条家上去,毕竟是那么大一个集团的亲儿子。
    前几天在律师协会开会的时候睡着了,醒来的时候,所有人都坐在长桌的旁边,然后盯着他这个坐在首席边上的。气氛确实十分尴尬,但是既然已经醒过来了就不能装傻了呀!他可是有正当理由的,在众人一脸微笑中略带妈卖批的情况下,堂堂五条家的儿子就开始装病了。计划通!可是……年轻人,你告诉我,你是怎么得上老年痴呆的?先让你39m……
数珠丸:(迷迷糊糊)我居然也睡着了?幸好我平时不睁眼。
——
    烛台切每一天的生活都很cool~今天他去律师协会开会前的时候也很受小姑娘们的喜欢。但是每次身边一圈小姑娘的时候,其实只能看到她们的头顶……嗯……太阳打在这些姑娘头上的高光太刺眼了。
(难道你带眼罩是为了防止眼睛被闪瞎?)
——
    首席律师三日月的家属小狐丸,常常感觉三条家吃枣药丸。律师协会的会议上,鹤丸国永睡着了,其他人看见了也当没看见,三日月也继续着会议。
    可是鹤丸大爷你怎么还带说梦话的吖?
    我不想知道三日月桌上的咖啡到底好不好喝,因为那是他亲爱的哥哥我买的!我也不想知道三日月房间里的空调为什么你会觉得冷,反正我觉得不脱光是不会觉得冷的!我更不想知道三日月办公室里的沙发为什么你觉得睡着不舒服,因为今天早上我还在那上面坐过!
——
    光忠在看到鹤丸睡着了的时候,一开始还想着这孩子会不会最近太累了,想着要给鹤丸煲个汤啥的。但是听到他的梦话以后,就突然有一种爱叫做放手的蜜汁感觉。
    虽然内心万分感慨,但在鹤丸醒了以后却没有多说什么。在回到律师事务所的时候,拍着小俱利的肩膀颇有感怀地说,五条家要绝后了啊。
    路过的小贞吓得摔了手里的花盆,啥?
——
    今早,小狐丸到三日月的办公室里商量了一下粟田口医院的委托,毕竟对方来头蛮大的。粟田口家的不知道第几个儿子,儿子,儿子,乱藤四郎被跟踪狂骚扰了,而且差点被猥亵了。
    小狐丸想起来这件事前几天还登报了,人气偶像被跟踪狂骚扰什么的,也不算少见。特别是记者对于他的哥哥,有着粟田口吉光之名的一期一振的采访很有映像,他对此只说了一句话:粟田口医院的停尸间很欢迎你来的。
    小狐丸觉得那个人已经意义上被一期一振给制裁了。
    三日月一边喝茶一边说,反正他们家的停尸间里又不少人,我们还是看戏吧。这种委托想必也不是他们提出来的吧?毕竟他们已经想好了制裁的方法了。
    小狐丸再一看委托人的名字,粟田口医院——附属偶像乱藤四郎应援粉丝会。瞬间有一声想要大声呼唤爱与和平的mmp。
药研:(有点小激动)听说最近能有人体解刨的课程?
——
    笑面青江在会议上看到了自己老哥打盹觉得除了自己以外不会有别人发现,平时最喜欢在会议上睡觉的明石这次倒是意外得醒着,只不过为什么你能带着零食进来啊!
    鹤丸国永的“大胆发言”让所有人都惊讶不已,虽然心里多少对两人的关系有数,但是——这个进度是不是略快了一点?不管怎么说,办公室play什么的好像还是车速太快了呀。嘛,好歹是年轻人嘛,也是常有的事儿。但是三日月表面上看上去还绷得住脸,是该夸他不嫌事儿大还在夸他秀恩爱真大方呢……
——
    明石国行开会的时候一直喀嚓喀嚓地吃着零食,即使听到鹤丸国永的梦话那种爆炸性的信息也没有停下来。
    啊?要问为什么?三日月把他当作食堂的便利店改成健身房的一星期后,他在萤丸以及爱染的逼迫下也去了。到处晃了一个小时,发现三日月真是个人才,居然把个便利店扩大那么大,估计没少敲诈大楼主管的钱。他实在受不了这种人人都在运动的气氛,于是躲进了主管的办公室,幸好主管不在。嘛,也不可能在,不管怎么说三日月都是个律师不可能放弃治疗来当个健身房的主管。
    他发现办公室里有扇特别大的落地窗,几乎占了一整个墙面。拉开窗帘,是马路对面的大楼。然后他先欣赏了一下街景,然后自下而上看到了正对面的楼层,然后用左手拉上了窗帘。
    我发誓我不知道为什么三日月的这个办公室对面是鹤丸的办公室,而且我也真的不知道为什么鹤丸会看着三日月的窗户……视线相互交叉的那一刻,尴尬已经溢出来了,双方内心都满嘴卧槽。
明石:卧槽?这两人是这种关系?
鹤丸:卧槽……三日月!他是谁!
——
唉等等,剧情不太对了啊……这不是日在本丸和本丸相册啊……
算啦,已经放飞自我了(´▽`)ノ♪
   

一份简单粗暴的安利

翻江:

国内的粮真的太少了,给和我一样每天刨地三尺找粮的朋友们整理了一下收藏的画エドぐだ♀的太太,排名不分先后,非常不全,金鱼脑子想得起谁就有谁,喜欢请去P站/推特给太太打分/RT。


一个事前声明:


①エドぐだ♀过激推。


②因为太太们基本上都不允许无授权转载,写安利的家伙也非常讨厌看到无授权转载或汉化,所以本文没有太太头像和投稿合集封面之外的配图,十分枯燥,全都是痴汉发言,国内有授权汉化的会贴上链接。


③P站id怎么搜索之类问题不会回答,就是这么不负责的一份安利。


④不懂日语,要不了授权,汉化无能为力。


本安利由【监狱塔漫画许愿咕哒子】小组提供




1.



作者id=1847102


あお太太今天刚把推特上的新图整理成合集发到P站了,所以当仁不让排第一个(不是)


是吃エドぐだ♀和ジュナぐだ♀的太太,创作了很多条漫,画的伯爵又苏又帅,充满少女感的咕哒子无敌可爱,我爱她



作品id=62261319



作品id=64464155




2.



作者id=16636777
藤架ハク太太的图已经大多转为P站好友可见了,所幸国内之前的授权翻译还在


P站只剩下本子通贩的消息(还都是我入坑晚没有收到的)




作品id=61772807



作品id=id=61772836



作品id=62051894




授权翻译合集:








3.



作者id=314780
津义太太还需要介绍吗(抽烟.jpg)


吃鲭ぐだ♀,主エドぐだ♀的太太,粮仓级别的太太


(删掉)R向本子和藤架太太一样好而且多(删掉)



作品id=63382374



作品id=62013132


作品id=59424153



作品id=58369502



作品id=56267840




授权翻译合集:













4.



作者id=9655579


主食ソロぐだ、ゲーぐだ、エドぐだ的太太,画风妖异艳丽,打tag打得很清楚,自行避雷



作品id=62019174



作品id=62606120




授权翻译:






(微博上比较全?善用搜索)
5.



id=1581782


ヤミワラ太太的成熟又很丧的伯爵简直太迷人了……(躺倒在血泊中伸出大拇指)


两个人的互动也可爱得要死,每看一次都觉得我推真rio



作品id=1581782



作品id=56773565



作品id=60792808



作品id=63875379




授权汉化合集:








6.



作者id=2319374


线条帅气利落的太太!也许画得不算特别池面但是就是帅



作品id=61845062



作品id=64343495


带孩子技能满分呢伯爵(伸出拇指)




授权翻译:





7.



作者id=13233177


在推特上比较活跃的太太,p站很久才更一次


老竹太太的エドぐだ我只有一句话要说:结婚,请



作品id=63758145




其实还有很多太太,可能会有下一弹安利


太太们的推特一般在P站上也可以找到,善用搜索功能


最后用一张表情包表达我的心情




工藤梦樱:

本来以为会有好多话想跟他说,真的到面前又仿佛只是盯着看就已经认知疲劳了……

真好看啊三日月❤

想起当初看到影打的窒息,本体果然更加具有岁月感,刀刃上的细小痕迹也好,风霜打磨过的刀茎也好,一边感叹着形态的美丽优雅,一边又觉得那冷冽的光里透着一种不容侵犯的威严,昭示着他的强大。然而想象着爷爷也许此时就正坐在那里,甚至趴在橱窗隔着玻璃贴婶婶们的手掌,又觉得很可爱很温暖,被自己的想象治愈了w

讲真距离还是有点远了,不如影打给的距离近,实在挑战视力,反正我是连刀铭都看不清,更别说仔细观察刃纹了,有些遗憾_(:зゝ∠)_

然后我必然还是要吐槽的——整个馆转了一圈,就爷这里排队,不由得想起本丸博鹤丸面前的盛况23333333

真好啊,喜欢着你们,真好啊。

P.S.P10可知,传说中的“刀剑热”根本就没有减退的迹象(ry)

P.P.S.じじい、私が話したこと、忘れないでくださいね~お願いしますからXD

望月秋.:

鹤丸:みつぼ,听我说!刚才三日月把我抱起来了!就在走廊那!虽然刚遇到就跟他撞在了一起,不过闻到了非常香的香味!被撞倒时扭伤了脚踝三日月就把我抱到房间去了!真的好帅啊……为什么他会那么帅呢?みつぼ你知道吗…三日月的眼中有一轮月牙哦…睫毛又长牙齿也白,看着他三秒就好像心脏要停止跳动了。为什么他那么帅呢?我想他应该是三条(三条家)中最帅的人了,你认为呢?我就是认为他是最帅的了。所以他抱我一点意见也没有。不对,应该说快来抱我吧,三日月宗近~~~~
三日月:好我知道了。今晚,我去你房间
鹤丸:啊,不,不对
对不起我弄错了
不对,那个,这是
三日月,那个,不对”

 

 一段渣翻,将就看吧

是鹤丸错屏了?三日月曲解了抱的意思,笑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