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跑可耻但有用

九霄环佩

b站回复搬运,随便聊聊FA的第四话

流陆:

虽然不知道有没有必要发在这里一份,如果不妥当的话我会删除。FA刚出第四话我心情很复杂需要缓缓……等状态回复了就去更文。
就是想解释一下,有些人说飞哥从者失格的观点。


首先,从者和御主本身就是互相利用的关系,从者想要完成生前未能达成的愿望,而御主也有自己寄托于圣杯的愿望,两个人名义上叫做主从实际上只是利益与目标一致的合作关系。而且从者是有独立人格的,一开始的圣杯战争就是因为御主无法约束从者的行为,才造成了动乱,因此令咒系统才被开发。


所以,从者因为不满御主的做法反水,在圣杯战争中是很正常的。况且,齐格飞并没有反水,他只是和御主的目标产生了冲突,也并没有做伤害御主生命的事情。


然后再解释一下,为什么飞哥不算从者失格吧。这一点动画的表现的确薄弱了,小说里描述的更详细一些。一开始,葛尔德有个闭口令,在他知道saber就是齐格飞之后,出于自身性格原因,以及他的确害怕飞哥真名暴露会对他不利,因此命令飞哥在没有他的允许之前“不要说话”,对,是一句话也不讲。动画版可能是为了给飞哥加台词,改掉了这一点。


葛尔德本身就是把从者当做使魔看待,其实这一点也无可厚非,fz主任也是这样的,而且齐格飞本人对御主的态度也并没有异议。他对这个闭口令的态度是——接受。也就是说,齐格飞本人是认同的,他在战斗中也“从未提及自己的真名”,这也是a1魔改的莫名其妙的地方。


以及,与小太阳对打的时候,原作中描述道,就连葛尔德都觉得他们的战况难以接近,简直是非人领域的战斗。因此飞哥未尽全力完全不成立。


另外,说一下那两发令咒,在原作中,飞哥有很多对于战况的判断和心理活动的描写。


他并不是个无谋并且只知道蛮干的人。他在与阿喀琉斯战斗几个回合后,觉察出对方和自己一样,是“必须达成某种条件才能造成伤害”的人,当时小说原著还举了高文和因陀罗等等好多例子……但是葛尔德求胜心切,在错误的预估战场情况,不信任自己的从者,以及与从者缺少必要交流的情况下(闭口令的弊端),想当然下令齐格飞使用宝具。而飞哥对这个强迫性的命令,态度是类似“既然无法改变就全力一击吧”这样。


综上,对于葛尔德的命令,大公的作战,飞哥一直是认同并且遵守的。而黑方剑组的根本问题在于,御主和从者之间没能进行有效的沟通和了解,这一点葛尔德之后也有反省,他自己都觉得如果好好和飞哥聊聊,说不定结果会大不一样。


至于飞哥的掏心,除了剧情杀引出男主之外,飞哥本人其实是对齐格的死负疚的,他很好地履行着从者的义务,但却时刻怀疑自己所做的究竟是不是自己想要的“正义”。


这里的矛盾关键点在于,飞哥为齐格的死负疚,他认为这是他的错,是他间接造成无辜的人死亡,所以想要弥补,想要拯救他,而目前最简单粗暴的方式就是掏心。


这里,无论是原作还是动画都没有表现出来的,其实是飞哥本人内心的挣扎。结果事后又用回忆杀的方式补充,有些没说明白,因此读者和观者会觉得突兀,原作党会觉得阿福一个嘴炮飞哥就死了,而动画党会觉得卧槽这人怎么说死就死了。


但我觉得不是这样的。因为描写的欠缺,和事后回忆杀在fa小说另一册的缘故,飞哥的挣扎,迷茫,对自我所行之事是否为“正义”的纠结,会被不经意忽略和留白。实际上我并不觉得一番话能够完全改变一个人,除非他的心里本身就有这样的念头,只是自己还没完全想明白而已。


飞哥在屠龙之前也是个爱好名誉和正义的小王子,屠龙之后获得了不死之躯变成英雄。这个世界需要英雄,而他的善良本质也让他成为了不断回应别人请求的英雄。在这个过程中,他忽视了自我的判断,忽视了正义与否,参与恭特的婚姻诈骗,因此造成悲剧。


飞哥一直都在反省,并且正如他所说的一样,在获得第二次生命,成为从者之后,他的愿望是不需要圣杯来达成的,而是圆自己生前的错误和执念。而这一次,阿福的话提醒了他内心一直存在的正义愿望,眼看着自己再一次做出错误的事,于是想要弥补这个错误。


在小说中,飞哥死前也提及了自己“差一点走向错误的道路”,也可以证明我的话。


因此,比起送挂,飞哥掏心救人,更多的是为了赎罪。


我没有否认a1不走心,也没有否认原作就有的一些弊病。但是我可以负责任地说,齐格飞这个英灵,人设很完整,没有表现出他的复杂性是作者的锅,是编剧的锅,但唯独不是齐格飞这个角色本人的锅。


齐格飞不是圣母,他有锅要背,也有错误需要去改正。但是,毫无疑问地……


——他是一位温柔的英雄。希望他也能同样被温柔以待。


あなたほど優しい英雄は見たことありません♡


*个人观点,若有不同意见,请冲我来,角色是无辜的。

评论

热度(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