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跑可耻但有用

九霄环佩

【三日鹤】律师之间的爱恨都是光明正大的

日常小段子的文风,放飞自我,从我做起。
cp取向有,非全员注意。
文笔弱鸡,ooc严重,呃不,超严重。

——
    三日月的律师事务所里少有客人来访,原因有两点,一点是三日月收费极贵,因为是三条名下的著名律师;还有一点是因为三日月的心情不定,说不准他到底会不会帮你。但是三日月收钱是照收不误的,有的客户他会认真打官司,有的则是随便应付,即使输掉了官司也觉得没有关系。
    三日月打官司的胜率看他心情,心情好就一定不会输,甚至还会和客户喝喝茶什么的;心情差又遇上一个暴躁的客人,可能只是闯红灯罚款这点小钱也能让三日月给硬生生把罚金给提升到需要变卖裤头的程度。
    他曾被同行的律师,同样不怎么有客人但是意外的不缺钱的明石国行吐槽:真是二五仔中的一股清流。后来三日月就把明石国行的律师楼下的便利店收购,改成了一家名为 懒癌治疗所 的健身房。
萤丸: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想给三日月点个赞
——
    鹤丸国永现在几乎不打官司了,律师事务所现在基本交给烛台切光忠去处理,自己则是慢慢把注意力转移到五条家上去,毕竟是那么大一个集团的亲儿子。
    前几天在律师协会开会的时候睡着了,醒来的时候,所有人都坐在长桌的旁边,然后盯着他这个坐在首席边上的。气氛确实十分尴尬,但是既然已经醒过来了就不能装傻了呀!他可是有正当理由的,在众人一脸微笑中略带妈卖批的情况下,堂堂五条家的儿子就开始装病了。计划通!可是……年轻人,你告诉我,你是怎么得上老年痴呆的?先让你39m……
数珠丸:(迷迷糊糊)我居然也睡着了?幸好我平时不睁眼。
——
    烛台切每一天的生活都很cool~今天他去律师协会开会前的时候也很受小姑娘们的喜欢。但是每次身边一圈小姑娘的时候,其实只能看到她们的头顶……嗯……太阳打在这些姑娘头上的高光太刺眼了。
(难道你带眼罩是为了防止眼睛被闪瞎?)
——
    首席律师三日月的家属小狐丸,常常感觉三条家吃枣药丸。律师协会的会议上,鹤丸国永睡着了,其他人看见了也当没看见,三日月也继续着会议。
    可是鹤丸大爷你怎么还带说梦话的吖?
    我不想知道三日月桌上的咖啡到底好不好喝,因为那是他亲爱的哥哥我买的!我也不想知道三日月房间里的空调为什么你会觉得冷,反正我觉得不脱光是不会觉得冷的!我更不想知道三日月办公室里的沙发为什么你觉得睡着不舒服,因为今天早上我还在那上面坐过!
——
    光忠在看到鹤丸睡着了的时候,一开始还想着这孩子会不会最近太累了,想着要给鹤丸煲个汤啥的。但是听到他的梦话以后,就突然有一种爱叫做放手的蜜汁感觉。
    虽然内心万分感慨,但在鹤丸醒了以后却没有多说什么。在回到律师事务所的时候,拍着小俱利的肩膀颇有感怀地说,五条家要绝后了啊。
    路过的小贞吓得摔了手里的花盆,啥?
——
    今早,小狐丸到三日月的办公室里商量了一下粟田口医院的委托,毕竟对方来头蛮大的。粟田口家的不知道第几个儿子,儿子,儿子,乱藤四郎被跟踪狂骚扰了,而且差点被猥亵了。
    小狐丸想起来这件事前几天还登报了,人气偶像被跟踪狂骚扰什么的,也不算少见。特别是记者对于他的哥哥,有着粟田口吉光之名的一期一振的采访很有映像,他对此只说了一句话:粟田口医院的停尸间很欢迎你来的。
    小狐丸觉得那个人已经意义上被一期一振给制裁了。
    三日月一边喝茶一边说,反正他们家的停尸间里又不少人,我们还是看戏吧。这种委托想必也不是他们提出来的吧?毕竟他们已经想好了制裁的方法了。
    小狐丸再一看委托人的名字,粟田口医院——附属偶像乱藤四郎应援粉丝会。瞬间有一声想要大声呼唤爱与和平的mmp。
药研:(有点小激动)听说最近能有人体解刨的课程?
——
    笑面青江在会议上看到了自己老哥打盹觉得除了自己以外不会有别人发现,平时最喜欢在会议上睡觉的明石这次倒是意外得醒着,只不过为什么你能带着零食进来啊!
    鹤丸国永的“大胆发言”让所有人都惊讶不已,虽然心里多少对两人的关系有数,但是——这个进度是不是略快了一点?不管怎么说,办公室play什么的好像还是车速太快了呀。嘛,好歹是年轻人嘛,也是常有的事儿。但是三日月表面上看上去还绷得住脸,是该夸他不嫌事儿大还在夸他秀恩爱真大方呢……
——
    明石国行开会的时候一直喀嚓喀嚓地吃着零食,即使听到鹤丸国永的梦话那种爆炸性的信息也没有停下来。
    啊?要问为什么?三日月把他当作食堂的便利店改成健身房的一星期后,他在萤丸以及爱染的逼迫下也去了。到处晃了一个小时,发现三日月真是个人才,居然把个便利店扩大那么大,估计没少敲诈大楼主管的钱。他实在受不了这种人人都在运动的气氛,于是躲进了主管的办公室,幸好主管不在。嘛,也不可能在,不管怎么说三日月都是个律师不可能放弃治疗来当个健身房的主管。
    他发现办公室里有扇特别大的落地窗,几乎占了一整个墙面。拉开窗帘,是马路对面的大楼。然后他先欣赏了一下街景,然后自下而上看到了正对面的楼层,然后用左手拉上了窗帘。
    我发誓我不知道为什么三日月的这个办公室对面是鹤丸的办公室,而且我也真的不知道为什么鹤丸会看着三日月的窗户……视线相互交叉的那一刻,尴尬已经溢出来了,双方内心都满嘴卧槽。
明石:卧槽?这两人是这种关系?
鹤丸:卧槽……三日月!他是谁!
——
唉等等,剧情不太对了啊……这不是日在本丸和本丸相册啊……
算啦,已经放飞自我了(´▽`)ノ♪
   

评论(6)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