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跑可耻但有用

九霄环佩

【三日鹤】律师之间的爱恨都是光明正大(3)

开始正经起来啦!_(:з」∠)_这篇的文风已经不是段子了,有私设的人物出场,真•活在回忆里,三日月和鹤丸的故事也正式开场了。
谢谢小红心!谢谢小蓝手!谢谢评论!
最重要的是,感谢看文章的各位小可爱!
(⁄ ⁄•⁄ω⁄•⁄ ⁄)

——
      三日月和鹤丸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呢?鹤丸记得,大概是三日月收购明石国行楼下的便利店的前一个月左右吧。

      “啊啊……累死我了。”鹤丸忙完了入冬以来的第一件诉讼,就瘫倒在法庭门外的座椅上,想着刚才那个法官为什么一直找自己的碴,明明没有上演法庭百老汇啊。而且那个法官看着有些眼熟啊,回家查查究竟是谁!要是来头大了可得小心着点!这次诉讼没有胜诉,只是和解了,其实鹤丸也是很不甘心的,但是当事人古城都那么说了,也不好再去追究。

      走出去的时候,外面已经下雪了。法院的门前已经有好几串脚印走远了,鹤丸因为坐在室内了一会儿,这会儿已经看不到人影而了。鹤丸闲着也是闲着,下午还要去旁听新人的官司,就先在这附近走走吧。

      “嗯,就让我看看这个有缘人是谁把?”鹤丸随机就随便找了一串脚印一步一步印上去,与那人的脚印相重合,很自然地走了出去。

      走了不知多久,已经到了附近的一个公园,不大不小,几行松树,几丛矮果树,两张栅栏木椅。雪继续着,街角咖啡店里温黄的灯光过于温柔,鹤丸从街角走来,脚印的主人似乎去咖啡店里坐了一会儿又出来了,但鹤丸却并没有走进去咖啡店的意思。

      鹤丸冷了,冻得有些发红的双手插进风衣的口袋,虽然只是遮着一层布但好歹不受冷风吹了。唉,真不该为了耍酷不听光忠的忠告,他现在好想念光忠提醒他穿的秋裤啊……幸好脖子上有条棕格围巾,把脸埋进半个,倒也不是很冷。

      目光低着,顺着脚印,鹤丸还在想着古城的委托,鹤丸平时不接离婚这种办事流程麻烦的诉讼,但是老同学一场,就接下了。古城和她的丈夫结婚了没有多久,很干脆地决定要离婚了,没有出轨,也没有孩子,甚至连财产分割双方都很有礼仪,相互理解。

      鹤丸觉得你们既然这么和谐,为什么要离婚呢?古城摘下了她手指上的戒指,举着它对鹤丸说“我以为这样安稳而幸福的日子是我想要的,所以给我那种生活的人就是恋人。但我现在发现,假如是和另外一个同样可以和我过这样生活的人一起,我也可以欣然接受。前几天,我和我姐姐住了一会儿时间,竟然觉得和他住在一起是没有区别的!该上班上班,该打招呼打招呼,该吃饭吃饭,生活继续着。说到底,我只是满足于这种生活而不是真的爱上他。也许,我真的就是个贪图享乐的人吧,所以打着恋人的幌子,假装名正言顺地享受着本不该属于我的生活。我找你做律师就是为了让我有点底气,不要继续这么没品下去了,毕竟有个老同学盯着你离婚,谁还好意思不离啊?更何况根本没感情。”

      她停了一会儿,又继续了,“很老套但是很合适的话,这是最好的结局了,对我们双方都是。”

      鹤丸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安慰?好像眼前这个老同学比自己还看得开得多啊。古城的这番话实在让他觉得不舒服,不是否认但也不算认同。

      “说起来好笑,这个戒指还是我自己去买的呢,那天他说忙,我就不识趣地自己去买了个戒指。唉,鹤丸大律师?这个就是你的律师费啦!顺带一提,我一开始就没打算给你付钱,官司打赢了就把这个废物戒指给你当律师费。没赢的话就厚不要脸地说你办事不利,凭什么给你律师费?哈哈,幸好,你赢了。拿着吧!”古城把手里的戒指塞到鹤丸手里,提着包离开了。懵了一会儿,鹤丸拿着手上的戒指想着,这玩意儿好像要比律师费贵多了。

      “这么大一个戒指,真亏她买得下去,而且说送就送,看不透啊。”鹤丸摸着口袋里的那个戒指上的钻石,估摸着价格。没有在意面前有什么,就沿着雪地上的脚印继续走着。

      恋人吗……真是不能理解的东西。是我的话——

      突然撞上了什么东西,鹤丸差点摔倒。
——
      三日月走出法院,到处逛逛,想着去附近的公园去喂喂小麻雀什么的。从路过的咖啡店里买了一个面包和一杯咖啡就到这里来了。

      他站在雪地里,把咖啡放在旁边的木椅上,用手把面包掰成小碎,扔到松树附近。不一会儿,麻雀三三两两地从树上飞了下来,啄起了雪地上的面包屑。

      身后的雪地里又传来了脚步声,他侧过身去看,是鹤丸啊,他穿着有些单薄英伦式风衣,围着棕格围巾,似乎很沉迷地想着什么事情低着头看着脚印,从围巾里还不停地冒出白气,转瞬又被寒冬消灭。他似乎没有注意到自己。哦呀?他是踩着自己的脚印走过来的吗?三日月觉得有些好笑,觉得他还挺有趣的,于是原地等着他什么时候发现自己。

      鹤丸一直向着三日月走来,没有要停止脚步的意思。慢慢地无意识地晃晃悠悠地就来到了三日月面前,然后走入了某人的怀抱里。

      “哈哈,要小心哦。”

      说实话,三日月有些意外,他还以为鹤丸会注意到他,但是没想到就这么径直走了过来。不如捉弄鹤一下吧?于是一只白色的鹤走进了他的陷阱。

      “啊,不好意思!”鹤丸回过神来,往后走了两步,这才看清三日月的样子。十分不争气的是,面对美色,鹤丸瞬间沦落了。

     三日月面前的鹤丸整个人都看懵了,三日月轻笑一声,缓缓开口:
   
   “要不要稍微聊一聊呢?”
——
我要破坏气氛了嘿嘿嘿嘿嘿(´▽`)ノ♪
其实写出这么韩剧又少女心的文字,有一点哈子卡西来着(⁄ ⁄•⁄ω⁄•⁄ ⁄)
但是其实这有He和Be的两种走向,从有些细节可以看到的吧?甚至有二周目元素???

(哼哼,这篇文章画风突变有没有吓到?其实一开始就是这样打算的,但是发现自己要写起来就觉得自己写不出脑中的那种感觉贼心累的,然后就……放飞自我_(:з」∠)_)

评论(3)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