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跑可耻但有用

九霄环佩

【三日鹤】我想看医生(上)

(德国bushi)骨科医生三日月*艺术生鹤丸
◎三条刀一家,五条独子鹤。
◎文笔不美注意,脑洞注意。

——
        东京艺术大学学生鹤丸国永在某一天抱着石膏头像回公寓的时候,从楼梯上摔下来,幸运的是只有右手和左脚骨折了。当然,由于石膏像的破碎,除了医药费又多了一笔支出。

        鹤丸都在想能不能用碎掉的石膏给自己断掉的骨头打个石膏固定,说不定还能省点钱呢。

       “所以呢?你是怎么摔的?”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戴着口罩声音传出来闷闷的,但鹤丸直觉性认为他说话的声音要比现在好听得多。而且光从脸型和眉目之间的比例来看,估计长得不是惊天动地就是长得温文尔雅,这是艺术生的直感。
   
        鹤丸是昨天晚上九点多送到医院里来的,被光忠急急忙忙开车送过来的,本来以为打个石膏丑两个月就好了,没想到还要住院。
  
        骨科的医生一边登记着病床表,一边好奇地询问鹤丸,“哈哈,总不会随随便便就摔下楼梯吧。对了,听说你还是艺术生来着?”

       “啊,是的。”说起来自己还是个正儿八经的艺术生来着。虽然现在手残脚残的样子倒有点像真的石膏人,什么时候让小俱利给自己画一张,纪念一下。

        鹤丸说,那天太累了,人本身就累的不行,但是当天的画还没画完,就只好把石膏搬回宿舍了。但是由于抱着那石膏头像,重心不稳,就这么摔了下去。结果右手骨折左脚骨折,石膏也碎成了一堆石灰脆。

       “医生,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啊?”鹤丸看着自己右手上的石膏和绷带,艺术生脚骨折还好,这手骨折了就跟天塌了有什么区别?
  
       “我可是靠这只手画画来吃饭的!”

        那个医生摘下口罩,露出了脸,耳边夹着的头发落了下来。他笑着凑到鹤丸的病床前,“现在你吃饭只有靠左手啦,要不你用左手画画试试?哈哈,玩笑玩笑……你有在听么?”

        10分10分10分10分10分!

        肯定是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那种气死老天爷的完美男人啊!!看看这个比例!这个色调配比!!还有这种声音!这一定是天造的艺术品吧?他爸妈上辈子是不是拯救了天地啊啊啊!
   
        鹤丸在内心大声疯吼着,而外表上却只是一幅看呆了的表情。多年以后回忆起来一定会觉得想把自己扔到铁炉里回炉重造一下!鹤丸发现那个好看的医生正一脸疑惑地看着自己,意识到自己好像让他尴尬了。
   
        不好!让人家尴尬了!不可以,这种事情……不允许,快接句话呀我!

        “呃……医生,你的眼睛里睡着一弯月亮哎。”
    
        好看的医生有些惊讶的样子,但是还是很好看!鹤丸已经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了,而且自己想的东西也不是很适合直接说出来啊啊。自己想给他留个好印象,想起了文学系歌仙平时那种风流的感觉好像在其他人眼里很有逼格的样子,就临时瞎扯了一句夸人的话。
   
        总比你好帅这种话好多了吧?

       “是啊,真亏你注意到了呢。因为名字里有三日月,所以眼睛里睡着月亮也不奇怪吧?哈哈。”
    
        三日月笑着的样子!天呐,鹤丸超想画下来的!平时画石膏像,完全不主动,根本提不起劲。要不是为了期末成绩不然完全不想去画那些糟老头好吗,但是!这个三日月不一样啊,完全不一样了啊,超想画的!
——
        过了几天,光忠小俱利和小贞来看自己了。小贞还带来了物吉,说是能带来幸运,希望自己能早点好起来。

       “鹤丸你放心!只要有物吉在,一定能带来幸运的!”小贞拍着胸口,信誓旦旦地说。

       “放心吧,鹤丸先生。”物吉在提到带来幸运这回事的时候格外来劲,鹤丸也只好相信这孩子确实能为他带来幸运。

        小贞和物吉还要上课,呆了一会儿就被接走了。只留下光忠和大俱利陪自己,光忠拿来了在家里炖的萝卜玉米排骨汤,大俱利则依旧沉默着看着窗外的景色,也不知道医院旁边的小花园有那么好看吗?

       “哎呀,小光!下辈子我要是是你儿子就好了,我妈都没来瞅我一眼……”鹤丸昨天就打电话给父母了,结果二老喊着你这不没死嘛,死了再打电话啊乖,你还能语气好好地给咱打电话,就说明没事儿,然后就挂断了。
   
        我可能真的是从垃圾桶里捡回来的,鹤丸这么想。

       “说什么瞎话呢?快喝汤吧,凉了就不好吃了。”光忠让鹤丸尝尝看,鹤丸也很识相地开始了。

       “呀!光忠你要说你是厨师我都信,其他人绝对猜不到你居然是个小说家。”光忠一向来都是体贴人的,鹤丸也是把他当“再生父母”如果再一次生下来要他当父母),和大俱利几个是一起长大的好朋友,关系好是众所周知的。

        鹤丸待着也是无聊,手机上也没有什么新的新闻,还是那些个明星那些绯闻,无论谁都如以往一样,生活好像有什么改变但是却万变不离其宗。

       “对了,小光。你见到我那个医生了吗?”鹤丸想起来了那个颜值逆天的好看医生,这几天都是护士在照顾,医生没来,大概是出差去了吧?

       “唉?没有,他怎么了吗?”

       “这样啊……”

       “这种微妙的失落感是怎么回事……”

       “你不知道,他就像艺术品一样,超好看!虽然我词穷形容不出,但是信我!现在除了他以外,我没有更好的人想要去画!那个比例啊……”

        鹤丸一个劲儿地在夸那个光忠从来没见过的医生,光忠也有点好奇,想着究竟是何方神圣,“可你现在也画不了啊,你就好好待着吧。”

       “对了,那个石膏像的事儿怎么说啊?小狐丸没生气吧?再怎么说也是同学啊,摔他一个石像,千万别跟我较起劲啊……”鹤丸想着自己摔了人家的石像,要赔偿多少钱还是其次,就怕人家生气了。

       “放心吧。小狐丸前几天说你不用赔了,还让你好好休养来着,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光忠前几天接到了小狐丸的电话,对方还说什么说不定以后他们才要给鹤丸添麻烦,他们是谁?

       “是吗?也好,以后多给他送几幅画吧,这个人情还是要还的。”鹤丸说是靠画画吃饭还真不假,他爸妈懒得理他,放羊似的也不贴补些。鹤丸在高中的时候就自己开始画画,从素描到油画没有不画的,然后拿出去卖,一开始还是十元一张后来就逐渐有了二三百块的单子,现在七八百的单子多,但上千的也有几单,不多。

       “好啦,那我们就不打扰你了,我们先走了。”光忠待到了熄灯的时间,灯关了就安静,白天还热热闹闹看上去蛮乐呵的,晚上就很孤单了。

        隔壁的病床是空着的,虽然是两人间但却没有人。难道是因为是冬天了吗?唉,果然大冬天的时候还一个人住医院的,就只有自己一个人吗?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睡觉!”鹤丸单手掀起被子就往头上盖,在被子里蒙了一会儿就热得不行。想把头探出被子,却又因为腿脚不能动,只能像只毛毛虫一样钻到白棉被的外面。

        头发乱糟糟的向外呼吸新鲜空气,要是这个形象被人看到了,谁会相信这是那个被称为艺术系理想男友第一名的鹤丸国永啊?鹤丸也懒得管,大半夜的谁有精神去整造型,干脆就一头沉到枕头里,现在只要想着睡觉就好了。但是每次脑子里都是三日月的脸,不同角度,实在难以入睡。

        鹤丸又亮起了手机屏,到处逛逛,在同学的推特上看看这两天他们在干什么。翻到小狐的推特的时候,鹤丸整个人都不太好了,他看到了一张好看医生和小狐还有其他家人的照片。

       “哦,我说呢。怎么可能因为冬天了医院人就这么少啊?原来这两天已经是正月了啊……怪不得……”比起自己一个人呆在医院里像个孤寡老人以外,鹤丸更在意的是三日月为什么和小狐丸他的家人在一起。讲道理,鹤丸一直好奇为什么小狐他们家为什么每个人都长得跟不同妈生的一样,难道他爸妈有一个是玛丽苏或者杰克苏,有七彩的头发的吗?假如三日月是他的家人的话也可以理解,毕竟小狐家的其他人他也有见过一点,颜值都高,估计是家族基因强悍。

        但是我从来没听小狐丸提起过自己有个是医生的兄弟啊,不应该呀……难道?

       “这么好看一个人,不会已经被小狐丸收入后宫了吧?哈哈,不会的吧。”

        鹤丸今天的脑洞今天也很大。
——
        第二天的时候,果不其然,醒来又是早上九点多了。咦?手机怎么放到桌上去了,我昨天手机玩着玩着就睡了,肯定在我脑袋边上才对啊,怎么可能……

        按了一下呼叫铃,护士小姐又来了。

       “哎哎,护士护士!三日月医生他回来了吗?”鹤丸想着什么时候可以再瞄两眼好看医生,记着他的样子,然后等手好了再画下来。

        假如卖出去的话一定大赚一笔!

       “一醒来就问这事儿?”护士小姐瞥了他一眼,给他把早餐拿过来,又检查了一下骨骼的情况,“昨天医生就回来啦!”

       “啊?回来啦!”鹤丸兴奋地叫出了声,太好了!好看医生回来了!

        看到护士小姐有点嫌弃又有点奇怪的眼神,鹤丸又连忙解释道“呃不是,我的意思是,那昨天怎么没看到他啊?”

        护士小姐收拾收拾杂物,走出门的那一刻又说:“医生他过来值夜班的,这不晚上才从京都回来嘛。对了,他昨天还到病房来巡夜呢,在熄灯了以后,你估计睡了所以没看到。走了啊。”

        鹤丸也没顾上说话,脑子里就乱了。好看医生昨天晚上回来的?还来巡夜病房了?那我的手机就是他帮我放好的?

        鹤丸觉得他那个好看医生这一波操作简直了,要是个妹子都被撩走了好吗!虽然他好像也有点被撩到?
——
是的,三条大佬的这一波风骚的操作顺利斩获天真鹤丸的芳心啦(゚Д゚)ノ
“不要怂,就是干,爱他就要强——他!”
一开始我是打算这样直接上车的,结果明天开学了,实在码不出来_(:з」∠)_

评论(1)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