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跑可耻但有用

九霄环佩

【三日鹤】我想看医生(中)

(德国bushi)骨科医生三日月*艺术生鹤丸
◎三条刀一家,五条独子鹤。
◎文笔不美注意,脑洞注意。

——
        三日月回到京都的老家,给今剑发了压岁钱后也就待了没两天,想起来鹤丸一直想要给自己画画的事就和同样是艺术生的小狐丸提了提。
  
       “啊?你说的不会是鹤丸吧?”小狐丸夹起一块油豆腐,然后吃了下去。

       “你认识?哈哈,他是小狐你的同学是吧?真巧啊。”三日月坐在被炉里,剥着橘子的皮,“说起来我还和他见过呢。”

       “啥?”小狐丸差点噎住。

       “就是小时候那个为了捡我的鞋子掉到水里的那个孩子啊。”三日月笑了起来,小时候三日月总是不擅长穿衣服,有一次新年参拜的时候,龙船屐也没有穿好,一不小心掉到自家神社的池塘里去了。要不等石切丸来了再想办法吧,可是石切丸忙着神社里的事情一直没来。身边不知何时多了一个白色的身影,比自己还要再矮一头,说因为他好看所以要帮他把木屐拿回来,话没说完就把半个身子都往池塘边靠。三日月还没缓过来他说了什么,结果鹤丸就掉下水了,三日月慌了,大声喊人来救这个白白的小孩子。然后鹤丸的父母就赶过来了,把浑身湿透的鹤丸从水里拎了出来。三日月也在一边焦急地看着,鹤丸呛咳了几声,睁开眼睛就把手上一只三日月的龙船屐拿到他面前给他。三日月看着浑身湿淋淋还发抖,但却笑着的鹤丸,心里波动蛮大的。但却没来得及问名字,鹤丸就被他父母给带回家了。当然,这事儿石切丸最后知道了也没少教育三日月。

       “哦!是那个 白白的小孩子 ?哈哈哈哈,没想到啊!”小狐丸放声大笑,他哥以前老提起那个孩子,小狐丸还跟他说我也是白的呀,结果他说不一样的,那个孩子的眼睛是闪着光的,是透彻的黄琥珀一样的。

       “那你要追他吗?”小狐丸随口一问,毕竟他哥念叨了那么多年。

       “嗯?不行吗?”

        自己老哥散发出一股私有欲的时候总是很可怕,小狐丸当天晚上就给烛台切打电话告诉他石膏头像不用赔了,三日月以后如果追鹤丸的话还要给他们添麻烦呢!
——
        鹤丸在医院里待着,每次等到三日月来巡房的时候都嚷着要给他画张画。

       “可是你的手还没好呢,好好养着吧。我又不会逃,等你好了随你怎么画。”三日月这样向鹤丸保证。

       “随我画啊?那赚了!呃不,我的意思是嗯……能再看到医生你的脸就是赚了!”鹤丸心里美滋滋的,哎呀这样下去的话,光画个几张素描当样板,再加工一下变油画,别说医药费可以赚回来,说不定未来几个月可以休息好一阵了!

        三日月只微笑着看着他,偶尔到病房里巡查的时候还会给鹤丸带点书啊或者水果之类的。鹤丸呢,也不是看书的主儿,嫌那些死板的文字太干瘪,倒是对于水果来者不拒,几乎尝遍了所有品种的水果,他还真想问问三日月是怎么做到每天一样不重复的?

        鹤丸恢复得蛮不错,三月份开初的时候就可以出院了。那天光忠和小贞俱利都欢欢喜喜地来接他出院,但鹤丸却让他们先回去,自己再在医院里留一会儿。

       “难不成你还住出感情来了?”光忠问,“行吧,你别太迟回来就好了!”

        可能确实住出感情了,想着要出院了,还真有点舍不得的感觉。鹤丸这样想着,把病号服换下来,换上了自己的衣服,神情恍惚地往医院的小花园里走。他和三日月约好了,要在小花园里采景。从鹤丸病房的窗户往外看,恰好能看到花园里前几天发了绿芽的樱花树。

        我真的住出情感来了?一路上走过居然有点伤心,好像还有一点失落。

        到花园里的时候,三日月已经在了,坐在那棵似开花不像开花,零零星星三两枝的樱花树下,身边还放着一盘三色丸子,已经少了一串了。

       “等很久了吧,不好意思,收拾了一下行李。唉等等?你没有穿白大褂不要紧吗?今天你不是还要值班的吗?”鹤丸看到三日月穿的不是平日里的那件显得他有点不太友善的白大褂,而是换了一件浅茶色的和服,整个人一下子温和下来了。

       “啊,没事的。鹤丸真是细心啊,和服只是套在外面而已,不碍事的。”三日月看到鹤丸手上并没有拿画板,就问他,“怎么了?不画了吗?”

        鹤丸有点心虚,他是故意没有拿的,他还想下一次见到三日月。鹤丸拿起了一串丸子,像是表决心一样咬了一口,然后坐到三日月的对面。看到三日月温柔地看着自己,一下子不知道自己的话会不会让他避之不及,他比起想要和三日月一起更害怕他会因为反感而远离自己,好不容易提起的勇气一下子全沉落到心底去了。

       “忘了拿……”

       “是吗?那不如就趁着个空聊一聊吧?”三日月看出来鹤丸有话想说,但是却没有办法直率地说出来,也就换了个话题,“你还记得小时候,你掉到水池里的事情吗?为了捡我的龙船屐。”

        鹤丸惊讶,三日月为什么会知道这件事情。那天他新年摇铃排长队,实在太无趣了,就随处逛了逛,看到了默默坐在池塘边的一个小姐姐,第一眼就被漂亮的样子给吸引了。偷偷摸摸藏在树丛里看了许久,发现她的脚上居然只有一只木屐。左右又没有其它人在她身边,而且她也很困扰的样子,那不如我就帮她吧!

        鹤丸想想自己当初也是傻,硬生生把个男孩子看成了女孩子,三日月当时头发还蛮长的,也没仔细看他的衣服,光看了一张好看的脸。也真是巧了,不过这事儿还是别和三日月说了……

        三日月又和自己聊了许多,从工作到以前的学校,提到小狐丸是他的弟弟的时候,鹤丸也没太吃惊毕竟之前看到过照片了。鹤丸听着,也聊起了自己的事。

        两个人坐在没开满花的樱花树底下,聊得很尽兴,但是鹤丸心里却很失落,不仅是因为他没理由再来看三日月了,还有因为三日月似乎和他没有那种想法。没关系的,我们能有什么感情呢?当然不可能有啦!哈哈、唉……但是鹤丸一直都笑着,直到盘子里的丸子全部都被吃完了。

       “三日月,那我就先走了!”鹤丸起身,向三日月告别。

        三日月仍然坐着,神色有一些不太愉快的样子,但是立刻就又恢复了往日温柔的笑容。

       “嗯,再见。”
——
        三日月在交谈的过程中,也隐约感觉到了鹤丸似乎和平时不太一样了。平时都很活泼的,今天就只是漫不经心地听着他说话而已。

       “三日月,那我就先走了!”鹤丸苦笑着,没有丝毫隐藏之前的心情,确实是没有往日那么能说会道,精神饱满了,取而代之的逐渐显露的决心。

        三日月的心情有些差,说不上原因。啊啊,身边养的鹤要离开了吗?是这样的吗……

       “嗯,”
      
        真是奇怪了啊……
 
       “再见。”

        明明是自己的鹤才对啊。

        不会离开的,绝对。
——
鹤球:我凭本事钓的三明,我怎么会就这么走了呢?(゚Д゚)ノ

下一篇就完结啦!(´▽`)ノ♪虽然不知道会不会有别的小篇章(?)

讲道理,捡木屐那一段是想到了千与千寻的故事。千寻为了捡鞋子遇到了白龙,最后白龙将千寻送出了不适合她的世界,并承诺会在她的身后,很快就来。大概最后是没有来吧……为了弥补一下这个小遗憾,所以脑洞大开,写了这一篇(⑉°з°)-♡
(ಥ_ಥ)已经开学了的小伙伴还有吗?

评论(1)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