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跑可耻但有用

九霄环佩

【梅剑】Cherry Wine —— 1


庄园主梅林×少女阿尔托莉雅

——

    阿尔托莉雅一个月前订婚了。对方是潘德拉贡家的青年才俊,在结婚的前一个星期,就在那个雨夜,她逃出了潘德拉贡家。

   “叩叩”“叩叩”“叩叩”……

    敲门声混杂在嘀嗒的雨声中,好不容易才听清楚了。梅林是独自一个人居住在庄园里的,就住在庄园的洋馆。听到门外的敲门声,点亮了一盏油灯,直接披上被子走下楼梯。

   “呃……请问是哪位……?”他希望不要是什么盗贼或者是其他的什么影响他睡眠的东西。

   “……”对方没有说话。

    短暂的安静后,门外的人说话了。

   “梅林,是我——”

    门外果然是阿尔托莉雅,金发有些微微湿漉,披着棕色的长斗篷,靴子上沾染着泥土。不远处的马棚里本应空无一物,此时却有一匹黑鬓的马在吃草垛的草。

   “唉,这样可是会让潘德拉贡家对你失望的哦?真的,好吗?”梅林一边把阿尔托莉雅身上的斗篷取下,一边把自己的被子给阿尔托莉雅围在身上。说实话,他也并没有多少惊讶,多多少少猜到了一些。
   
    油灯的灯火照亮了少女的脸庞,阿尔托莉雅走入黑暗的洋馆,玻璃窗映射出的月光在雨滴淅沥中摇晃。

    “我,不会回头的。”少女也许并不知道自己此时的眼神,像透了曾经的尤瑟。同样绀绿的眼瞳,但少女的眼神确实令梅林的心中有一丝摇晃。

——

    洋馆内的灯全部被点亮,在雨夜中显得有些过于扎眼,如幻境一般的富丽堂皇。

    阿尔托莉雅的房间,梅林一直没有去动过,虽然有些灰尘但还是可以住人的。

    “衣服,放在这里了。”

    梅林以前本就与阿尔托莉雅生活过一段时间,那时候他还给她亲手缝制过衣服。估摸着阿尔托莉雅这几年也并没有长高多少,或许衣服长度还合适;但身材有没有长进,这就不知道了。保险起见,还是给了梅林自己少年时期的衬衫,长度应该是刚刚好的。

    “谢谢。”阿尔托莉雅接过衣物后,站在原地,看着衣服沉思了一会儿。

    “嗯?怎么了吗?”梅林拎起白色的衬衫反复检查了一下,衬衫的用料很好,没有污渍,甚至梅林还闻了闻,一如既往的花香也并没有不妥,“啊,没有问题啊。怎么了吗,阿尔托莉雅?”

     阿尔托莉雅稍稍皱了皱眉头,似乎有话想说,但最终也没有说什么。

    “不,没有……”阿尔托莉雅抬头看向梅林,突然微笑了起来,梅林只注意到少女的唇色有些发白,“那么,梅林,晚安。”

     道完晚安后,少女关上了门。留下了梅林站在门外,梅林停留了几秒,然后快步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即使回到房间以后,梅林也无法不去想,她为什么笑了?

    “啊……总之先——”梅林准备先打个电话给凯,但电话已经响了起来。

    “喂,她在那里吧!”对方的口气一听就是凯。
  
    “嗯,其他人知道吗?”梅林从容地把电话夹在肩膀与耳朵间,然后泡起了红茶。

    “没有其他人知道。”凯仿佛是松了一口气,果然是嘴上说着不关心阿尔托莉雅,但实际上是很关心的吧。

    “哈哈,然后呢?阿尔托莉雅为什么突然跑出来了?尤瑟知道么?”

    “他当然知道了,虽然是一幅很头疼的样子,但是毕竟这个女儿和他并不亲近,好像也没有太在意的样子,只说让高文他们在婚礼前找到她就可以了。”凯的语气的有一丝对尤瑟的埋怨和怨气。

    “啊,还有一个问题啊。”

    “……阿尔托莉雅要与从来没有见过的人结婚,这一点难道还不足以解释吗?”

    “啊……足够了。”

    “……”

    “啊啊对啦,阿尔托莉雅过了这么久一点都没有长高嘛哈哈!饭量还是那么大吗?今天她是骑马来的,还是改不掉骑马的习惯吗?说起来,她一个人闯出来是不太可能的呢,一定有谁帮她了吧?贝狄威尔?啊对了,摩根有没有欺负她?以前她……”
   
    “够了!”凯应该是一拳打到了墙上,听筒里传来沉闷的一声,“你啊!算了,既然知道她在哪里了,婚礼前一天的晚上,我会去接人,你好好考虑吧!”

     说完便挂断了电话。梅林漫不经心地搅拌着红茶,将听筒放回电话架座上以后,端着红茶,思考了很多。

     啊……好不容易放下的啊……

     搅红茶的勺子停住了,瓷杯中红茶漩涡逐渐平息,而那双紫色的眼瞳只是静静看着模糊的倒影,陷入了回忆。

——
     今年的阿尔托莉雅是十七岁,这样算来,已经都是八年前的事情了呢。
 
     这片百合花田是梅林庄园的私有物,梅林无所事事的时候,就待在那里,有的时候会邀请女孩子过来玩,有的时候只是让凯西(芙芙)趴在他腿上晒太阳而已。四年前的夏季,凯突然造访了他的庄园。

     白色的百合花田,在远处缓缓地走来了两人一马的身影。牵着马走路的身影,梅林一眼就认出那是凯,依旧是皱着眉头一脸怨气的那副表情地向着梅林走着。至于马背上的……唔?那女孩是谁?女孩有着淡金色的长发,披散在脑后,身穿一件白色的带领长裙,裙子是极简单的款式,胸前平坦,稚嫩的脸庞,年纪约莫八或九岁吧?虽然年纪尚小,但一看就知道长大后会是个美人。她的眼睛应该是绿色的,她此时正用好奇的眼神看着这片梅林引以为傲的百合花田。

    梅林对于突然造访的老友以及这个女孩都有一些疑惑,梅林的视力很好,即使是这样大约五十米的距离,仍然可以清晰地看清楚对方的表情。梅林注视着女孩,注意到女孩子的脚上并没有鞋子,逐渐隐隐听到了凯和女孩的对话。

    “对不起……没注意到,所以鞋子就不见了……”

    “哈?哼,所以说到底你还是个小孩子!听好了,阿尔托莉雅,喂,在听吗?”

     凯的语气很差,但是梅林知道他就是那种嘴上硬实际上心里很软的人。啊……但是这么可爱的女孩子,凯说话的语气就不能再温柔一点吗?

    “啊……请继续。”女孩似乎被眼前的百合花田给吸引住了,这才回过神来。

     哦呀?是个用敬语的孩子啊。

    “这里的主人叫做梅林,暂时你要住在这里。他会教你写字之类的,也许会教你骑马或者是剑术,不管他教你什么,你都好好学……在还有晚上的时候一定要关好门,最好是窗也关上,不然会有奇怪的声音。”

     一本正经说着这话的时候,凯脸红了。啊啊真过分,什么叫奇怪的声音啊真是,偶尔而已哟偶尔。

     听起来,那女孩是要寄养在我这里吗?不管怎么样,总之躺着接见他们实在是太无礼了。梅林从花田里坐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和花粉,把睡在腿上的凯西放到别处,站起来迎接两位客人。

     小孩子吗……

    “梅林……”女孩子念着这个名字,碧绿色的眼睛突然看向了站在花田里的梅林。梅林的眼底的片刻疲倦在刹那间似乎被她看透,她一直看着梅林的眼睛。长久的孤独中,梅林看着少女绀碧色的眼眸,缓缓地笑了。

     “哟!凯,哈哈,好久不见啦!哦呀哦呀,她是?”梅林装作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向老友寒暄着。
     
     “阿尔托莉雅,潘德拉贡家的小女儿,尤瑟的私生女。以前一直交给艾克托照养,但他身体愈加不好,加上北方的战役几乎要波及到艾克托的领地了,想来想去,还是交给你吧。”

    “这样啊。好吧。”就当是找个乐子。梅林不知道为什么答应得这么爽快,大概是很钟意那女孩子

    “那就交给你了。我要先回去了,小鬼,不许乱跑。记住了吗?”

    “记住了。”
  
     凯难道语气放温柔了一些,把阿尔托莉雅从马背上抱了下来,然后塞到了梅林的怀里。梅林让阿尔托莉雅坐在自己的手臂上,阿尔托莉雅很轻,让梅林怀疑她到底有没有好好吃饭。

     凯最后瞥了一眼,然后就骑马走了。

    “凯哥哥,再见……”阿尔托莉雅小声地说,想必凯是听不到的,但梅林听得很清楚。

——
由于Lolita情节严重,所以……你懂的。听完阿瓦隆之庭,就陷入梅剑的爱里不可自拔了(๑•̀ㅂ•́)و✧
    

评论(2)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