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跑可耻但有用

九霄环佩

【梅剑】Cherry Wine —— 2


庄园主梅林×少女阿尔托莉雅

——

    “凯哥哥,再见……”小阿尔托莉雅认真地向义兄再见。

     这样的距离,凯是听不到的。但女孩子还是很较真地履行着规矩,明明年龄这么小,梅林伸手捏捏女孩子的脸蛋,果然是软乎乎的。

    “啊哈哈哈!果然很可爱!”梅林看着坐在手臂上的阿尔托莉雅,就像洋娃娃一样。
   
    “梅林先生,你在干什么?”小阿尔托莉雅的声音里没有怨气和疑问,她只是平静地说出来这句话。

    “哈哈,只是没想到你意外的很可爱嘛,潘德拉贡小姐。”

    “请不要开这样的玩笑。凯告诉我,夸奖女孩子可爱的,除了对自己的妻子以外,其他都是在耍流氓。”

    “啊,虽然这句话是没有说错啦。这么听来,凯那个家伙和你说了不少要警惕我的话吧?”

    “是的。”

    “这么诚实可是很伤大哥哥的心的哦?嘛,算啦,阿尔托莉雅,晚饭想吃什么?”

    “啊晚饭!唔哼,唔……那就……”少女似乎对食物感兴趣的程度远超过了对其他事物的关心程度。

    因为阿尔托莉雅的鞋子没有了,梅林只好一路上抱着她走,虽然阿尔托莉雅很懂事地认真地和他说,她可以自己走,让梅林放下她,但梅林只是大笑着。

    一开始,阿尔托莉雅的一只手搭在梅林的肩上,但发现梅林即使抱着自己,走路也很稳健之后,感到有些无聊的阿尔托莉雅开始了她的编织事业,她将梅林凌乱的白色长发编成三股辫,时不时看一看梅林,生怕他发现。

    但梅林怎么会注意不到?他默许了那双手摆弄自己的头发,继续前行着,脚边的凯茜帕鲁格一直在打转,但梅林的袍子遮住了雪白的小兽,大概阿尔托莉雅也没有看到凯西吧。

     小小的阿尔托莉雅在花香中睡去了。编好的三股辫也散了,软软的小脸低垂在梅林的肩上,闻着梅林身上各种春季的花香,舟车劳顿后,勉强在梅林的肩上睡了一会儿。

——

    梅林不知为什么也睡了一会儿,桌上的红茶已经凉了。他想到了阿尔托莉雅和自己以前的事情,他几乎是看着阿尔托莉雅长大的。

     说起来,那时候,自阿尔托莉雅来到自己的庄园以后,就没有什么女人来过了。最后的一个女人还因为误解了阿尔托莉雅是他的女儿而生气地甩了他一个巴掌。

    “你这个骗子!”

    “等……不是这样的——”
 
    “啪!”

     不管怎么看,大哥哥我也没有三十岁好嘛!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大一个女儿啊……

    “梅林,我应该不止一次说过了吧,那些多关系你还是趁早断了比较好哦?”此时的阿尔托莉雅长大了一些,穿着梅林给她做的白色洋服。她像往常一样,取出冰块,放入三四块到毛巾的夹层中间,然后敷在梅林的脸上。

    “啊,谢谢,”梅林自己伸手扶着毛巾,于是阿尔托莉雅坐到梅林的对面去了,“这一次不一样啦,而且我现在也没有和其他人有关系啊……”

    “是吗?但愿如此吧。”阿尔托莉雅沉默着,从地上抱起凯茜帕鲁格,用纤细的手指顺着毛,小兽就像普通的宠物一般温顺。阳光洒在少女透白的肌肤上,少女的嘴角有一丝微笑,但眉头却微微皱起。

     而梅林只是无奈地思考着如何把那个打了自己一巴掌的女孩子追回来,闭上眼睛小睡了一会儿。

     现在回想起来,总感觉阿尔托莉雅那时的话中有话。可惜现在察觉有些迟了。

——

     “阿尔托莉雅,睡了吗?”梅林站在阿尔托莉雅的门前。

      门内,阿尔托莉雅确实并没有睡着,但她却没有回应,与其说是不愿意回应,不如说是害怕回应。胆怯不是她的作风,但陷自己于僵局更不是她的作风。

     “啊……已经睡着了吗……嗯……那么晚安。”梅林挠挠自己的脑后,其实他有这间房间的钥匙。三思之后,还是离开了。

     万幸她睡着了。

——
    
     挂断电话以后,凯生气地打了墙壁一拳。回想起来,当初就不应该把阿尔托莉雅送到他那边,他宁可交给摩根算了。

     关于梅林,凯所了解到的事情是,梅林参与过几次战役,前几次还是会去战场的,但是后来就屈身在后方,负责维护战争中的经济发展。

     凯和梅林见过几面,阿尔托莉雅在七岁的时候也见过他,只是她因为年纪太小了,所以忘掉了吧。

     青年时期梅林穿着西装,拎着一个皮箱子,自己驾驶着马车,到处游历。他也拜访过艾克托的宅子。

     那时的梅林的头发还没那么长,恰好能在脑后绑成一个小辫子的长度而已,与现在长得像羊毛似的长发不太相似。那时维克托的花粉症犯的严重,正苦恼怎么该教阿尔托莉雅剑术,于是梅林就提出帮艾克托教阿尔托莉雅剑术,代价是让他把艾克托领地上的草药带走。

     不过,无论是梅林还是阿尔托莉雅,似乎都已经把这件事忘却了。

——

     第二天早上,梅林早起做了早饭。

     老式的时钟在六点准时敲响了。阿尔托莉雅遵守着严格的作息规律,准时离开了房间,走下楼梯,来到了餐厅。

     “早上好啊,阿尔托莉雅。”梅林解下围裙,端出了新出炉的松饼。

     “早上好,梅林。”阿尔托莉雅坐下,接过盘子,“谢谢。啊,梅林,蜂蜜在哪里?”

     “在这里。”梅林坐在了阿尔托莉雅的对面,伸手在一堆调料品中找出了一罐蜂蜜,然后递给了阿尔托莉雅。

     两人安静地吃着早饭。阿尔托莉雅注意到桌上的玻璃花瓶里,灌了一些水,里面插了一束雏菊。

     阿尔托莉雅想起来,昨天晚上在庄园门口的信箱下,确实看到了盛开着的白色雏菊。只是没想到,在大雨的洗礼后,仍有这样美丽的雏菊。

     雏菊,是么……

——

    “雏菊的花语是,深埋心底的爱。”

     某个温暖的下午,斑驳的树影下,扎着小辫子的白发男子对一个拿着木剑的小女孩,这样介绍道。


——
其实本来想写白铃兰的,白铃兰的花语是:幸福即将到来。嘿嘿|ω・)

评论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