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跑可耻但有用

九霄环佩

【梅剑】Cherry Wine —— 3


庄园主梅林×少女阿尔托莉雅
cp闪恩要素 注意
设想中是c闪,写起来就……emm

——

     早晨的曦光从洋馆的各处照射入,空气中上下漂浮的尘粒也在光线下隐隐发光。这所洋馆是梅林自己买下的,以前是某个没落贵族的度假山庄,附近的森林里还有一处泉眼,流出的清涧也灌养了他的一片花田。

     阿尔托莉雅进食的速度越来越慢,梅林注意到这不寻常的一点。阿尔托莉雅手上的叉子往往插空,反复几次才插到松饼上。

     “阿尔托莉雅?”

     “啊……”阿尔托莉雅闻声抬头,脸上红扑扑的,绿宝石般的眼睛朦胧着一层病气。

      梅林伸手去摸阿尔托莉雅的额头,和自己的体温比较之下,阿尔托莉雅的体温明显偏高了一些。

      “啊,发烧了啊。”

——
    
     吉尔伽美什医生不情愿地驱使着别人的马车,在昔日战友梅林一通电话的催促下,赶到了这处庄园。

     “哈?现在?”在整理医学资料的吉尔伽美什接到了电话,不得不去医院的马场牵来马,急急忙忙地赶路去庄园。在半路上,他才发现,那根本就不是自己的瑟尔,是别人的马……眼看马上要赶到庄园了,他心想,明天赶回去再找吧。

     马车飞驰入庄园,马蹄踩过一个泥水谭,车上的金发男子啧了一声。恼怒地加快了马车的速度,最终来到了空荡荡的洋馆。

      “啧,人呢?”吉尔伽美什在洋馆门口望了一圈,也没有看到人。

     采光极佳的洋馆,此时已是上午十点了,阳光都斜射入宅子中。突然从门外闯进来一只白色的毛绒玩具,蓬松着白毛的小兽在吉尔伽美什的裤管边绕来绕去,嗅了嗅味道,然后自顾自跑开去了。

      “不会这个东西就是那家伙吧……”同样的白色毛发,吉尔伽美什脑中竟产生这样荒谬的想法,但作为一个本着科学的医生,他还是瞬间否决了这个想法。

     突然,不知从哪儿传来了悠扬的弦乐声,有些熟悉的曲调。吉尔伽美什想起来恩奇都也曾给他演奏过相同的曲子,曲名是什么来着?

     哦对了,是叫如歌的。

     跟随着声音的来源,金发男子踏上台阶,缓缓走到二楼深处的一个房间门口。房间的门打开着,而他只是静静地站在门口。

     房间里的摆设很典雅,墙壁刷成了淡淡的蔷薇色。一张白色梳妆台,一个白色的百叶衣柜,房间还和一个半圆形的小阳台连接着。这里的装修未免过于女性化了,吉尔伽美什这样想着。

     但他看到房间里的床上有一个金发的女孩子半卧着时,也明白了为什么梅林这么着急。

     这不是阿尔托莉雅吗。吉尔伽美什和恩奇都两个人都见过她,听说她最近要结婚了,怎么在梅林这里?

     而梅林站在房间里,拿着一把小提琴,认真地演奏着。吉尔伽美什注意到他的眼神时不时会看向阿尔托莉雅,而阿尔托莉雅只是淡淡地微笑着。

     阳光从梅林按着小提琴的手指中钻出,天与远处森林的交接处恍恍惚惚间混入了一阵摇曳的风。

     啊……百合花……

     金发的瞥见看到了山坡上,种满了白色的,在风中摇晃的百合花。那样多的数量,绝不是野生的,也就是说,是梅林干的。

——

     “喂小鬼。”曾经的吉尔伽美什还是个脾气怪癖的人,他和恩奇都顺路造访了梅林的庄园。

      “嗯?有什么事吗,吉尔伽美什先生?”那是阿尔托莉雅刚到庄园还没有几天的事情。

      “你不对百合花过敏吧?帮我去把恩奇都叫回来,那家伙在花田里玩得太久了。”

      “好的。恩奇都……是指那边那个绿头发扎马尾的客人吗?”

      “是的,好了快去吧!”

      他本以为很快就可以走了,谁知道恩奇都和那个金发的小鬼一边聊一边走,速度实在太慢了。他只能远远地看到人影,却因为那片该死的百合花田,不能过去。

      晚上的时候,他坐在回医院的马车里与恩奇都聊了起来。

      “那个女孩子,挺可爱的。”恩奇都望着窗外的夜景,突然这么说,让吉尔伽美什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啊。梅林家的小鬼?”

      “唔……虽然这么说也没有错啦。那孩子看上去很难相处吧?开口闭口都是敬语,真难拉近距离感。我绕了好久才和她相处好的哦?”

      “哼。”怪不得回来这么慢。

      “那孩子啊,以前就和梅林见过面。她的剑术还是梅林教的,只不过梅林似乎忘记了。哈哈,那孩子啊,一提到梅林,就像个正常的女孩子一样,有许多话题呢。”

      “哦,比如?”其实他没有什么兴趣听这些,但是恩奇都似乎在兴头上的样子,于是接着话茬继续了。

      “唔……她说,她很喜欢那片花田,但是凯前几天牵着马穿过花田的时候,把花田踩坏了一些。她担心梅林会伤心,因为是这样漂亮的花田。她多可爱啊!还有还有——”

     “‘如果我以后要结婚的话,我也想在这样一片花田里呢——’”恩奇都不紧不慢地说着。

     “哈?”不得了啊,他可是严重的花粉过敏啊……

     “阿尔托莉雅这么说哦。”

     “啧。”是故意的吧……

     “嗯?吉尔,怎么了?”

     “没有……”

     “噗哈哈哈,耳朵都红了也叫没有事儿吗?哈哈哈哈!”

     “啧。”
     
——
今天的吉尔也是个隐形的傲娇呢|ω・)
这一章没有什么实质内容的进展啊很难受,因为我比较懒)
嘿嘿,以及我真的很喜欢花,常有一种花过多淹没文章主体的错觉(?)

     

     


评论(1)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