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跑可耻但有用

九霄环佩

【梅剑】Cherry Wine —— 4


庄园主梅林×少女阿尔托莉雅

——

     曲子结束了。阿尔托莉雅像在音乐会上的人们那样鼓掌,“非常的动听。”

     梅林欣然接受了,笑着把小提琴放到桌子上,走到门口,拍了拍吉尔伽美什的肩膀,“医生到了。正巧我渴了,我去楼下倒杯水再上来。”

     吉尔伽美什挑挑眉,表示了他的不满。但倒也没说什么,拉过一张椅子,坐下。

     “前几天这里下雨了吧?发烧是因为你淋雨了吧?”吉尔伽美什来的路上马车踩到了无数的水潭,想想看也是下了暴雨。

     “我想是的。”阿尔托莉雅回答道。

     “逃婚?”

     “嗯……还不算,还没有。”

     “哼,婚礼呢?决定在哪里举办?”

     “唉?”

     “算了,不用回答了。喂,我看过了,你发烧也不是很严重,注意保暖,药我会给梅林的,以及——”

      吉尔伽美什把一袋饼干抛给阿尔托莉雅,阿尔托莉雅忙伸手去接住。

     “这是?”

     “恩奇都给的。”吉尔伽美什驾驶着马车赶路的途中,经过了恩奇都退役后开的咖啡店,恩奇都不顾路上的行人,把一袋饼干扔到了吉尔伽美什的怀里。

     “给那个孩子哦!”恩奇都挥着手,从咖啡店的二楼窗子探出半个身子来,对离去的吉尔伽美什喊道。

     “掉下来了我可不会医你!”

      真是受不了。虽然这么说,但还是好好地把饼干送到了阿尔托莉雅的手中。

     “啊……非常感谢。”阿尔托莉雅打开袋子,里面是幸运饼干(里面会放字条的饼干),“麻烦你代我向恩奇都问好。”

     “哦,那我就先走了。”吉尔伽美什就这样转身走了,看诊的过程还比不上那首曲子的时间长,而吉尔伽美什这次也是本着叙旧的闲心来的。

——

     “哟,倒杯水,倒到花田里来了。”吉尔伽美什因为花粉过敏的缘故,只远远站在花田的边缘。

      梅林的银发在阳光有些刺眼,梅林的手上抱着一束百合花。

     “以前总是这样,早晨起来,先去叫醒她,把摘来的百合花放在她的房间里。”

     “光说以前可没有用!”

     “哈哈也是啊,呐,吉尔伽美什医生啊,我好像生病了呢,能不能和我聊聊啊?”梅林望着阿尔托莉雅房间的阳台,这样说道。

      梅林和吉尔伽美什两个大男人于是就这样,像是十七八岁的青年一样蹲坐在台阶上,攀谈着。

     “我啊,喜欢阿尔托莉雅很久了,以前我还是她的剑术老师呢!可惜她好像不记得了,唉……”银发男子这样说。

     “哦?她还记着的吧,恩奇都以前和我说过这事儿来着。”

     “啊这样啊……”

     “喂喂,这么丧气干什么!”

     “能不丧气吗?唉,我还是有些罪恶感……”
  
     “你当年到处乱骗人签合约的时候一点罪恶感都没有,现在?嗯?”

     “啊……说起来就很头疼了。还记得我捐给医院的人体吗?”

     “啊,记得。”

      十三四岁的时候,逐渐成长为少女的阿尔托莉雅仍待在梅林的身边。梅林身边逐渐没有了其他女人的踪迹,每天的日常就是在庄园里教阿尔托莉雅,偶尔会和造访的客人一起喝喝茶什么的。

      有的客人只是单纯路过来叙旧的,有的客人则是和梅林来商量军事上的合作的。后者中也不乏登徒子,总之就是财大气粗又自恃气焰的贵族。这样的贵族面前,梅林总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和他们商议,而阿尔托莉雅则是帮忙奉上茶点。

      有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贵族,曾经这样向梅林说道,“啊啊,梅林!你的庄园还有这样的女仆!实在是符合我的心意啊!这个女仆多少钱?”

      贵族色咪咪地看着阿尔托莉雅的身影。梅林感到了无比的厌恶。

     “哦她可不是女仆,我也不卖。”梅林的嘴角有些抽搐。眼前这个贵族的女人三天两头就要换一个,据说是个对金发碧眼少女有收藏癖的恶心男人。

     “啊啊真可惜!”那个贵族的眼神似乎有什么不好的打算,于是梅林决定把他请出去。

     “那么,特里西斯大人,我们改日再商议吧!”梅林起身,想把贵族请出去。

     “哼……”男人却坐在椅子上,傲慢地看着梅林,“你这个小庄园,我可以轻松买下!这个女仆无论如何我都要带走。”

     “那可不行,特里西斯大人,如果您还不离开的话,我这边可是要采取行动了。”梅林告诫道。

     “哦?哼,不然我带侍卫的作用在哪里?这可都是在军队训练过的人!”油腻的贵族身边的侍卫有三个,都拔出了剑,颇有要争斗一番的气势。

     “哈哈哈,我调查过了!你梅林并无贵族血统,就算有,也并不是什么有名的门派,只是个靠游历倒卖军火的小子罢了!即使杀掉了你,对于我来说也没有任何影响。愿意保存性命,就把那个金发的女仆给我!”贵族仍张狂地要求着。

      真是讨厌啊……这样的状况,好久没有遇到了。梅林的过去竟然都被翻了出来,这是让他感到意外的。

     “特里西斯大人,正如你所说。”梅林向后退了几步,拿起了墙上装饰的剑,“我确实是个靠倒卖军火发家的人,但是啊,倒卖军火的没有一技傍身——可是不行的。”

      梅林并无故意要栽种百合的意思。

      地毯上的殷红也并非故意染上的。

——

      我从未见过梅林拿过剑的样子,最多是木剑,而不是这样沾着粘稠血液的剑。

      宛如往日的温柔是虚假的,我清楚的知道,这才是梅林原本的样子。

      阿尔托莉雅有些震惊地站在楼梯上,看到了那个银发的男子迅疾地用剑刺穿一个侍从的心脏;另一人企图从背后袭击,这实在有违骑士之道!

      阿尔托莉雅几乎要喊出声来,但自己说不定会被挟持,这样情况会更加严重,快速思量后她慢慢退回二楼,趁自己没有被发现,悄悄观察着战局。

      梅林矫健地用剑柄将那人击倒,用死去的侍从尸体拖延第三人,他将剑刃划过第二人的脖颈。又一脚踢开那人的尸体,冲到第三人的面前,利刃直穿那人的胸膛。将剑身抽出,甩掉上面温热的血。

     “啊啊啊啊!我知道了!我不要什么女仆了!放过我吧!杀了我也会很麻烦的!”贵族慌张地举起双手,转眼间就转换了立场,他祈求着不要死,“我我——”

     “很遗憾,”梅林没有把话听完,贵族的白色华服上便渗出了鲜红的颜色,“如果被其他人知道,梅林是这样一个会杀人的商人,谁还会与我合作呢?”

      血迹飞溅在梅林的脸上,银发下的双目,不同与昔日温柔的眼神,此时此刻,是因猎杀而感到兴奋的可怕眼神。

——

      “等,等一下?就是那些你说被森林里的强盗杀掉的尸体?”吉尔伽美什回想起来,自己搬尸体回医院的那一天,啊,四具尸体,数目对上了。

      “啊好吧,那后来呢?这样杀掉了贵族,我记得当年特里西斯是有名的贵族吧,声望还挺高的……啊对了,怪不得恩奇都那家伙看到我把尸体拿回来,脸色那么奇怪……”

      “哈哈对啊,嘛,反正捐给医院了。反正医院是你自家的,也无所谓了,不管怎么样,特里西斯家还没有愚蠢到和你的那个庞大到难以置信的家族对敌吧?”

      “好吧好吧!但这和阿尔托莉雅有什么关系吗?”吉尔伽美什只要没有麻烦惹上身,对大多数事务都不太关心,包括自己的医院名义上干掉了一名贵族。

      阿尔托莉雅小跑着下了楼梯,走到了血腥味弥漫的商议厅,慢慢地来到了梅林的身边。

      梅林侧过头,看着沉默的阿尔托莉雅。

      ——对不起哦,让你看到了这样的场景。阿尔托莉雅还是小孩子,好了,快上楼好好睡一觉,明天就会恢复正常的。

      ——不。梅林,这些尸体要藏到哪里?我会帮忙的。

      ——谢谢你阿尔托莉雅,但是不用了,这样的事情我来就可以了。

      阿尔托莉雅不再说话了。

——
这一篇完全诠释了什么叫手中的笔跟不上脑中的幻想(悲伤)

以及昨天错过了岚少的直播……哭唧唧

    

评论(3)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