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跑可耻但有用

九霄环佩

【梅剑】Cherry Wine —— 5


庄园主梅林×少女阿尔托莉雅

——
      阿尔托莉雅小跑着下了楼梯,走到了血腥味弥漫的商议厅,慢慢地来到了梅林的身边。

      梅林侧过头,看着沉默的阿尔托莉雅。

      ——对不起哦,让你看到了这样的场景。阿尔托莉雅还是小孩子,好了,快上楼好好睡一觉,明天就会恢复正常的。

      ——不……梅林,这些尸体要藏到哪里?我会帮忙的。

      ——谢谢你阿尔托莉雅。但是不用了,这样的事情我来就可以了。

      阿尔托莉雅不再说话了。她的手捏着自己的裙子,肩膀止不住地颤抖,炙热的液体从眼眶中溢出,死命地咬着嘴唇。

      ——对不起,对不起……给你添麻烦了,对不起……

      阿尔托莉雅的声线略低,有些歉疚,有些哭腔,更多却是害怕。害怕这样温和的日子就将结束,不是因为惹麻烦,只是因为她觉得见到了这样的梅林,就无法像以前那样相处了。

      ——不是这样的哦。啊啊,阿尔托莉雅的脸上可不能有眼泪啊。

      夜色旖旎,洋馆的烛火没有人去点起。透着清冷月光的窗户,只能看到两人的影子逐渐拉长。

      梅林把剑斜靠在墙壁上,随手拿过一块餐布把手上的血擦干净,再把脸上的血清理掉。确定自己的身上没有血迹了,才安心。

      “呐,”梅林蹲下,冰冷的手指拭去阿尔托莉雅脸上温热的泪水,“看着我。”

      微微凌乱的金发下,泪眼朦胧的祖母绿,看着深邃的紫苑色。

      “好啦好啦,不哭了,我的阿尔托莉雅。”梅林清爽的笑容一如既往。无论梅林做了什么事,但只要看到这样的微笑,不知为什么,阿尔托莉雅也会不由自主地微笑起来,就像是默契的配合一样。

       少女的容颜实在是动人,微笑着的她格外美丽。月色照拂下,她的身影就像那微风中摇曳的百合花一样,纯洁而无暇。

       宛如嗫语般的,阿尔托莉雅接下去的举动让梅林着实感到了恶魔的耳边细语。

       阿尔托莉雅突然就扑到了梅林的怀里,双手环着梅林的脖子,阿尔托莉雅低着头,梅林看不到她的表情。

       梅林有些被吓到,他以为是像幼时那样的寻求安慰,于是轻柔地拍着阿尔托莉雅的背。

      “好啦好啦……”

      不是这样的情感。

      阿尔托莉雅低沉着的头忽然抬起,不待梅林作出反应,少女的嘴唇便吻上了梅林的嘴唇,笼着梅林的手也微微颤抖起来。

      那是爱慕之情。

      两人都明白。

      炽热的体温,通过接吻和手臂传达。梅林的脖颈后也感到一股热度。

      而阿尔托莉雅仅仅亲吻了几秒时间,便把手臂收了回来,静静地看着梅林,像是在等待他的回答。

      梅林看着阿尔托莉雅,心情有些复杂。他对她也产生了这样不被允许的恋情,对方仅仅是只有十四岁的年纪的少女,而且自己与她的年龄相差有十一岁。就算他的容貌难以分辨年龄。

     “虽然我不像你那样和异性有过什么关系,虽然我无法用言语来形容这份心情是什么,但你一直在我身边这件事,你和我的那么长久的交情,我觉得那真的是非常的宝贵。说不定——我对你所抱有的情感会是爱情呢。”少女这样袒露着自己的心意。

      或许是一定会有什么发生的月夜令梅林昏了头脑,或许是少女的心意使他意乱神迷。他竟主动亲吻了阿尔托莉雅。

      与少女浅浅的吻不同,梅林的吻是带着欲望的。梅林抱起少女,解开少女脑后盘好的发髻,推开某一房间的门,缓缓地把少女放到床上。

      大概是因为害羞亦或者是不知如何是好,少女闭上了眼睛。梅林的手撩开少女额前的碎细的金发,果然是长成了不得了的美人了啊,梅林以前就这么想。

      梅林俯身,在少女纤长的脖颈处亲吻着,呼出的气息使阿尔托莉雅紧张起来,而梅林却执着于闻寻少女身上的百合花香。

      感觉到少女正紧张的梅林,轻笑一声,轻吻少女的额头,像是施下安抚她的咒语。而少女睁开了眼睛,绀碧的眼瞳突然使梅林清醒过来。
     
      天呐,他在做什么?

——
 
     “这么听来,以后就叫你亨伯特(Lolita的男主,对未成年少女有性/幻想)好了。你还真是不怕死啊,万一被潘德拉贡家的任何一个人知道了,啊,虽然你不一定会死,但也会很麻烦吧?”吉尔伽美什听完这段不为人知的故事,内心其实是嫌弃梅林这个没有忍耐力的男人的,“你就不能等她长大一些吗?好在你最后刹住了,不然我想我现在应该是在和一座墓聊天了。”
     
     “重点是那个吗!”梅林大叫着,然后很快又沮丧了起来,“唉,这件事之后也是很尴尬啊,幸好没有过几天,阿尔托莉雅就接回潘德拉贡家去了。”

     “那你现在是什么打算?总之,现在明白了你俩都是有这个感情的,那你们在磨叽什么啊……”

     “你觉得抢婚和逃婚,哪个成功率比较大?”

     “你死的几率比较大。”

     “啊啊,万能的吉尔君啊!求你了,给我这个亨伯特想想办法吧……”

     “啧。我能有什么办法?”吉尔伽美什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这事似乎并不需要他插手就可以解决。

     “你最近有没有收过信件?”

     “哈?”

     “摩根,她前几天在恩奇都的咖啡店里,特意提到了信件。”

     “啊……早上去摘雏菊的时候,确实在邮箱里发现了一封信,但是后来就发现阿尔托莉雅发烧了,所以还没拆啊。”

      两人都安静了一会儿。

      然后梅林就突然跑进了洋馆。

     “谢谢你提醒啊!过劳死!”

     “你个杂种!”

      虽然这样骂着,但吉尔伽美什也微微笑了一下。啊,这么说来,摩根来的那天,好像给了恩奇都什么东西,似乎就是那袋幸运饼干啊……


——
这里其实可能有些设定模糊啊,设定上,小恩是退役的军人,开了一家咖啡店,而摩根是经常造访的常客。以及第二章结尾有提到信箱下的雏菊这条线索。

以及新手司机,还不能上车,过一阵,再去高速遛遛|ω・)
还有就是,阿尔托莉雅的告白,有一段话是来自于阿瓦隆之庭,有广播剧,哔哩哔哩是有的。(当初就是因为听了这个,沉迷考哥声线和梅剑cp)

      

评论(7)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