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跑可耻但有用

九霄环佩

【方思明×你】月色


方思明与你的故事。
设定“我”是云梦的小姐姐。
ooc哦吼吼

时间线大概在一不小心达成恩断义绝的结局后。(是的没错我跳过了好多剧情然后就瞎选达成了恩断义绝哭唧唧)


bgm
分享梁邦彦的单曲《胡弓夜想曲1&2》: http://music.163.com/song/1871536/?userid=561624994 (来自@网易云音乐)
——

前几日,与方思明一别后,心里难受得紧。

“恩断义绝”这几个字说着轻描淡写,听着也不轻不重,心里却是的的确确地难受。

在云梦的阁子里睡了几日,每日就半卧在塌上,望着窗外的和煦春景,听几只莺儿在窗沿边轻语,恍恍惚惚又是一日拂过。

因为我每天都闭门不出,师姐们都以为我病了,来看我的时候,我也心烦得蒙头在被子里,假装自己睡了。

师姐们无奈之下,也只好给我熬了几副汤药,每日连着膳食一起放在我房里,留下字条叮嘱我喝。

不知是从哪天开始,好像是真的病了。全身热得发烫,一整天没有下榻,汤药也留在桌子上,只是浑浑噩噩地睡着。

房内的温度暖,加上我并未开窗,一天下来,憋闷得很。心里麻乱得很,自己与方思明似乎是已经走上了相对的阵营,月下相聚饮酒似乎也成了不可能的事情,明知道这样的感情是不可能得到回应的,甚至这感情对于所谓正派人士的我是不被允许的,但仍是耐不住一句喜欢的。


罢了罢了,儿女情长哪是我享受得起的?

只不过,他再也不会邀请我喝酒了吧?

湖畔月盈时,他又是孤身一人了吧……

真是的,烧刀子也没有那么好喝啊……




再次见面的时候,该用怎样的表情呢?



终是想不到答案的,便苦笑着,又睡去了。



兴许是后半夜了吧,感觉到有一丝寒意,睁开眼看到窗子开着,外面的天是黑的。

扫了一眼房间,猛然发现方思明竟在这里,只不过他也睡着了,坐在桌子旁,用手背撑着脸睡着了。月光下的他,与平日里那种有股吓人气场的他不一样,更加柔和了。也许他是累了吧,毫无防备地睡着了,本就好看的容颜更是添了一份安逸的感觉。

想起听哪个好事的人说过,他是被万圣阁收养的,这才养成了那样狠厉的性子。

我也曾幻想过,假如,假如他只是被一户普通的人家收养了,那他一定是个如月光般温柔的男子吧,就如现在这样。

可惜,只是假如而已。

大概我心里还想着,如果他是个普通的男子,我就可以不用顾及那些闲言碎语,什么江户道义,就算死皮赖脸也好,只是待在他身边就好,只是看着他不是一个人在月下的水边喝酒就好……

木柴燃烧的噼啪声让我回过神来,房里的炉火上热着什么。怕吵醒了方思明,于是翻身下榻时也注意着声响,小心踮着步子悄悄地走过去。闻了闻,是师姐送来的汤药,想来今天的那份还没喝。

难道是方思明给自己热的吗?

想到这儿,突然肩上负上了什么东西,下意识伸手去摸,结果摸到一只冰凉的手,吓得她忙离开那只手,转身时差点撞倒炉子,幸好被那人一手揽入怀里才没有酿成一场火灾。

“生病了还要光着脚走路?”有些无奈又有些恼怒的语气。

抬头一看,果然是方思明。他给她披上了一件斗篷,是她之前放在床头的。

方思明怕是一开始就被我吵醒了,不得不感叹美人就是美人,蹙着眉都是好看的。白发垂在他的肩上,他的眼睛看着我,我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躲闪着他的目光,大概是有些受宠若惊的感觉。

“呃……”应该说自己没有想到他会来所以现在有点不知所措么。

“唉唉!”

没等我想好说什么,方思明二话不说就把我抱了起来,有点突然,我的手不知道该往哪里放,只好暂时作祈祷的样子放在胸前。

啊啊估计脸也红了吧。

方思明把我抱回床榻上,顿了顿,又坐回了桌子旁边。他自顾自地倒了一杯茶,倒是很不把我这个房间主人放在眼里。

“你好像有话想说。”

他先开口了,不知道为什么,仅仅是听到他说话,就让我倍感安心。似乎没有生气的样子,前些日子的事情还让我心里有些顾忌。

不管怎么样,现在心里只有“太好了”这样欣喜的心情而已。

“啊……嗯。”我紧张得捋了捋鬓角的发丝,“呃……那个、谢谢你来看我……”

方思明什么也没有说,又抿了口茶。

“嗯……还有,谢谢你帮我热汤药。”

他也没有说话。

一时找不到话说的我,想起了不久前赎回来的二胡。

“啊啊对啦!听二胡吗?我拉给你听。”我站起身,这次好好地穿上了鞋子。

“听。”

他只回了一个字,但也让我微笑了起来。

我边调整弓弦边思考要给拉首什么曲子,这把二胡是许久不见的老友了,手上的茧子碰到琴身都有熟悉的感觉。

手指按着弦,心中只有一首曲子想给他听。

只拉给他听的曲子。

月色似是凉水,夜色下,不知道这份单薄的爱慕是否传达到了呢?



云梦的夜晚,不知从何处传来了二胡的音色。叶澜修炼中微微睁眼,侧耳听了一段儿,笑了笑,摇摇头,轻叹着又是个傻孩子呐……

我从未演奏得如此尽心过,一曲终了,竟不觉落了泪。不知是被这样温柔的月色感动了,还是被这琴声感动了。

方思明起身,他的手抚去了我的泪珠。

压抑着的埋怨、伤心全都被他引出来,我扑在了他怀里。眼泪呀再也忍不住,揪着他的衣襟,痛快地放声哭了许久,他轻轻地拍着我的背脊,用不曾听过的温柔语气安慰我。

“不要哭了……”

“这怎么叫我不许哭啊……呜、啊啊……你一点都不会安慰人……”

“别哭了,看着我。”他的手掌托起一缕我散落的发,俯身吻住了我,月下两人的影子淡淡的。



许久之后回忆起来这些旧事儿,也只会和新来的师妹聊起那晚的月色真美。

师妹看着即将出嫁的师姐,纳闷那白发的美人哥哥怎的看上了这个居然会想着月亮而发笑的傻师姐。

叶澜摸着小师妹的头,笑着说道:

“是啊,又是个傻孩子呢……”


















评论(7)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