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跑可耻但有用

九霄环佩

【追凌】杯中琥珀浓


有天官各种友情客串。
大概有点段子的感觉(?)
bgm即春谣

——

“走走走!累死了,喝两杯去!”“行啊你,不怕抄家训啊?”“怕什么!就说是魏老前辈带着的呗!”“唉唉,我可不背锅啊?”
围猎过后,劳累了一天的小辈们聚众在一家酒楼里。夜色重,花重锦官城,灯火通明,鸿轩高楼里,疏狂歌。

“你们迟早被我舅舅一鞭子打得桃花满天飞……”金凌坐在阁台边上,瞥了一眼群魔乱舞的内阁。

那暖阁里几个世家弟子早就按耐不住性子,平日里那些个肃静的少年郎此时正一边喝酒一边说荤话吹嘘,那些荤话叫人听了脸发红。踩着桌子夸自家剑术如何如何好的已经算是极好的了,抱着酒壶嘀咕自己暗恋哪家仙子然后嚎啕大哭的也不算太糟糕,最怕的是喝醉了人也分不清楚,醉乎乎拉着好兄弟的袖子说要娶他的,更怕那好兄弟也醉了,一本正经拍着胸脯保证自己一定会嫁的……

金凌嫌弃他们身上的酒气和疯言疯语,踢了一脚醉倒躺在地上嘴里念念叨叨再来二十壶的蓝景仪,然后自己挪了位子坐到了外侧。

“我蓝景仪,今天就算是被你们带到酒楼来,就算是从这里跳下去!我也不会喝一口酒的!”
望着深陷“魔堆”里的蓝景仪,金凌不知道当初蓝景仪当初是怎么那么有勇气地说出这些话的。

——

酒楼对面一片盛景,有的少君在倾酒,有的游人骑着牛,有的将军搂着三四个美人街上走,还有的白衣道长被拉着手。

其实,金凌也想尝一点酒。虽然他舅舅不让,但是和他同辈的人都已经尝过了,自己尝一口也没问题吧?

他读过的书里写酒,有写酒是琼脂玉露的,也有写它是穿肠毒药的,但究竟如何,金凌却不知道的。

那不如亲身一试,也不算违了规矩。毕竟,读书人的事,能叫花天酒地么?

他给自己找了一堆借口。这才说服自己。

金凌犹犹豫豫地给自己倒了一盏酒。又偷偷避开所有人,生怕被人看见他喝酒。酒盏里清澈的酒水映着少年脸上微微有些紧张而微红的脸,金凌似乎下定了决心,把一盏酒一股脑全都喝完了。

——

蓝思追客客气气地与几人对饮了几回后,环顾四周却没有看到金凌,于是借口去醒酒,去找金凌了。

蓝思追大概是酒量天生就还不错的,所以才没有和其他人一样横七竖八地醉倒。

蓝思追四处兜兜转转,最后才来到外阁,打开纸门的一刹那,凉风突然窜入了袖口。本来他的神思有些昏沉,现在被那凉风给吹没了,清醒了不少。

“阿凌?”他喊了几声,都没人回应。

闻到几缕酒香,蓝思追随着香气走到阁台。刚想看看是不是金凌坐在那里,却突然被人捂住了眼睛。

那双手的手指冰冰凉凉,手心却很暖。

“唔……猜猜我是谁……”那人一出声,蓝思追就知道是谁了,虽然之前也猜到了个七八分。

“阿凌,你喝醉啦。”蓝思追温柔地拉过一只手转身,笑着拉过另一只手,“手都冷了,别在外边吹风。好不好,阿凌?”

这几年,蓝景仪长得比金凌高一些,蓝思追牵着迷迷糊糊的金凌的手时,得稍微低下点头。这下,两人的额头几乎要碰上了。蓝思追看到的是一双水朦朦的眼睛,金凌的睫毛很长,像个姑娘似的,蓝思追以前就注意到了,但是他怕说出来又要让金凌生气,于是也就不提。

蓝思追背对着窗外,明月的月光衬得他像是寒玉雕的似的,澄净又不失温和。此时金凌脑子里雾蒙蒙的,眸子里也惚惚的,倒是比往日乖巧了不少,蓝思追细细看着他,微微笑了。

醉了的金凌看他笑了,不知为什么脸上更加泛红了,低声嗔了一句傻子。

“唔,蓝思追……”

“嗯,怎么了?”

“没什么……我也想要你的抹额……”

“阿凌想要,我就给阿凌。”

蓝思追伸手就要解开抹额,金凌愣了一下,回过神来的时候,金凌的手里已经被蓝思追塞了他的抹额。

冰凉的绸子被按在手里,蓝思追看着金凌的脸色却越变越红,忍不住笑出了声。

“啊呀,阿凌脸红啦。”

“哪、哪里!哼!”

没料到他这么爽快!金凌涨红了脸,退后两步,快步绕着蓝思追走了两圈,左右纠结着什么,最后停在蓝思追身后。

蓝思追看着金凌竟像个小孩子一样绕着他,一时好笑得不行。

突然,蓝思追感觉到自己的衣袖被拉住了,微微侧过头去,金凌低着头仍红着脸,伸手轻轻揪了揪他的衣袖。

“其实……我没醉……”金凌的声音越来越小。

“嗯,那就不用给阿凌煮醒酒汤了。”蓝思追不紧不慢地答道。

“……,你,你你你你到底懂不懂啊!”金凌破罐子破摔地喊着。这蓝愿是在故意戏弄他吧!

“嗯?懂什么?”

还装傻!金凌乱了阵脚,他本只是想装醉试探试探蓝思追,鬼知道会变成这种局面……

金凌正慌忙想着下一步该怎么回答时,蓝思追突然开口道,“阿凌拿了我的抹额,该不该给我个回礼?”

“回礼?”这是哪一碴?

“对呀。蓝愿想要一个琢玉郎。”

“琢玉郎?唔……我去找找……”好好的突然要什么琢玉郎啊?话说琢玉郎是什么,用玉刻成的小人么?

“哈哈,阿凌果真还是醉了的。”

“什么意思……”

“阿凌就是我的琢玉郎。你要到哪里再去找自己?”

蓝思追第一眼看见金凌,就觉得他是樽白玉天成的琢玉郎,束墨发,眉眼带着三分傲气两分天真五分灵气,一双眸子里透着年少意气和水灵,当真是一眼便深深刻在了他心里。

金凌的脸方才才消下了红晕,这时有红得要滴出水来。

“好你个蓝愿……”金凌撇过头,似乎是在掩盖自己脸红的事实,但蓝思追却发现他的耳后根也红着,金凌的心思什么也没藏住。

蓝思追走上前去,金凌连忙往后退了一步,但蓝思追已经轻轻地在他额上亲了一下。

惊讶之余,金凌就咬着牙,猛地扑到蓝思追怀里,蒙着头,不说话了。

——

第二天早晨,蓝忘机发现了魏无羡等人在这里聚众喝酒。横七竖八地一群人躺在地上,都没地方下脚。

黑了脸。

江澄来找自己小侄子,拉开外阁的门。

不仅黑了脸,还羞红了脸。

评论(7)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