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跑可耻但有用

九霄环佩

【曦澄】听说你长得帅还被拒绝啦?


现代pa 大学教授蓝大×助教江宇直

失恋的蓝大:伏特加吨吨吨.jpg
——
「听说你长得帅还被拒绝啦?」

刚刚经历了感情失败的古文系教授蓝曦臣,一打开手机就滑到了这条来自二弟媳魏无羡的关心。脸上的笑容有点绷不住了。

路过的学生:妈耶蓝教授的手机做错了什么我怎么感觉它要被捏碎了……
——
其实蓝曦臣也并没有生气,只是觉得有点懊恼而已。就在前两天,蓝曦臣向喜欢了许多年的助教先生告白了。

然后被拒绝了。

他也是被灌了两瓶酒之后,才说出口来的。

虽然那天迷迷糊糊的,但他却记得。他最喜欢的人,第一次露出来不知如何是好的表情,然后逃走了。
他想,大概是失败了吧,可能,还让他很难看堪吧?

蓝曦臣这几天都没有见到那一位了。可能是被他吓跑了吧……
唉,怎么办呢?今天的蓝教授也看着空空的助教席发呆呢。
——
蓝曦臣,二十八岁,正经书香门第出来的古文系大学教授,为人谦和温柔,与身为医学系教授的弟弟蓝忘机并称为蓝氏双璧。

但他有一个烦恼。那就是江澄,他的助教。

他是和魏无羡自小一起长大的玩伴,蓝家和江家走的也近,两家的孩子也就经常玩在一起。他比江澄大了五岁,江澄小时候和魏无羡经常掐架,胜负掺半,往往都是两人打起来的时候,蓝忘机去拉魏无羡,蓝曦臣去拉江澄。江澄是不肯服输的性子,倘若这一次输给了魏无羡,那么下一次就一定要赢过来。蓝曦臣给他包扎伤口,江澄感觉痛却不说,一声不吭地坐着,死撑着一张脸,眼眶红红的,却始终不肯示弱。
蓝曦臣看着这样的小江澄,总是忍不住笑起来,虽然会被小江澄恶狠狠地盯一眼,但是他也乐在其中。

蓝曦臣从很久以前就喜欢江澄了。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总之一直喜欢到了现在。他小心地保存这份喜欢,从小到大都是看着江澄的,虽然不在他身边,却也在离他三步的距离里。
——
可谁能想到?醉酒的蓝大会告白?
可谁能想到?被告白的江澄竟然是逃走了,一句话都没落下,几乎是百米冲刺地速度跑开了。

失落了好几天的蓝曦臣决定一醉解千愁,蓝家兄弟聚在一家酒吧里,难得喝起了酒。
一开始蓝曦臣还是满面愁容的,还语重心长地和蓝忘机诉苦,而蓝忘机也是那副万年不变的表情地听着。

但酒过三巡以后,好像,微妙的有一点,不不不,是完全不太对劲了——仪表堂堂的高学问文化分子的两位教授,一个打着领带抱着酒瓶悲声唱着长江啊我的泪啊啊啊,一个颇为乖巧地坐在一边听着还时不时点点头。最后甚至还很认真地为这段惨绝人寰的音乐做了点评:一曲毕了,惊天动地。我辈听之,清神醒目。

酒保吓得把手中的玻璃杯摔在了地上,应侍员小姐手一抖把盘子给打碎了,还摔了一跤,爬起来的时候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那两位。刚才那边是两位很有文雅气质的男士,现在这这这个撒酒疯的?嗯?

由于那位唱得叫一个慷慨激昂简直是响彻云霄让人无处可逃,而且唱得又哭又喊似的,一时之间其他人都不知道该不该阻止这位不知姓名的社会人士的悲伤哀嚎。

群众:(默默拍照录音
——
此时,金凌瞬间傻了眼。
卧槽,我的老师们一定是喝了假酒!

“嗯?怎么了阿凌?”蓝思追见金凌怔在原地不说话,于是问道。

“呃那个,是不是蓝教授……?”金凌指着手机论坛上的一段视频。

一个领带绑在头上的男人拿着空酒瓶站在吧台上,撕心裂肺地唱着:
“像中枪一样!!如此的伤痛———!!!像中枪一样——如此——的——伤痛!!”

先不说是不是蓝教授,这鬼哭狼嚎得是个人么?蓝思追心想。

看侧脸是看不出来什么的,更何况镜头还摇摇晃晃的,但蓝思追咬定认为这不会是他的师长的。不然他心目中的两尊白玉像,就要被彻底打碎成末末随风而逝了……

“应该……不是吧?”
但,蓝思追刚说完就后悔了。接下来的一幕,让他对蓝家的这位长辈的认知观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视频里的那个男人突然不唱了。一个一米八多的大男人突然就很颓废的坐在了地上,拿出他的手机,然后傻乎乎地笑了一下,迅速拨了一个号码。

“喂~阿澄~”

这软糯的一声好像是在撒娇,蓝思追和金凌瞬间浑身起鸡皮旮瘩。

“嗯,喝了。”

“阿澄,你别躲我好不好?”

“没关系的,拜把子也可以……你别走好不好?”

“阿澄你要来接我吗?太好啦。”
“嗯,我会乖乖待在原地的。”
“对了阿澄,晚上了,记得添衣服……”

电话暗了。那男人就像个孩子一样。

坐在地上的男人很委屈地回头看了一样坐在凳子上一脸平静的男人。
“忘机啊……阿澄会生气吗?”
“我觉得……会。”

世界在此刻宁静。视频播到这里就没有了。
哦,我他娘的刚才看了什么……

一句忘机,一句阿澄,可以确定了,是蓝教授没有错了。
——
蓝思追的心里是崩溃的,这比他被魏无羡埋到土里的时候还要再支离破碎一点。现在他心里的白玉尊像末末已经漫天乱飞了。

“好吧我接受了蓝教授酒后的形象可能确实有点不拘小节,但是这个……”

这个“阿澄”?

……用jio趾头想都知道是哪一位了。蓝思追联想了一下这几天江助教都没有来,再加上蓝曦臣的反常,大概猜了个八九不离十。虽然平时蓝教授那个温柔的眼神就让人觉得他们一定有什么猫腻,但是一直没什么确凿的证据,没想到啊……

而金凌此时的心情更加复杂了。
金凌好半天没缓过神来,但他最终说出口的只有一句话:

“我的舅舅……终于要脱单了啊。”

江澄的狗茉莉妃妃小爱在家中发来贺电。

——

魏无羡看到帖子以后,愣了一下,然后身为论坛管理员,第一时间关闭了那个帖子且封锁了消息。

在这之前,掩嘴笑着保存了那段视频。然后打电话给蓝忘机。

“咳咳,蓝二哥哥?”

“……,魏婴。”那人回答得反应很慢,确实像是喝了酒的样子。

“咦呀?蓝二哥哥喝酒啦?”魏无羡笑道。

“……嗯。”这一声回答有点被发现偷腥的猫的感觉,魏无羡忍不住笑出了声。

“哎呀!蓝二哥哥,那我去找你好不好?”

“……好。”

喝醉的蓝忘机格外好说话。魏无羡心想,要是蓝启仁知道了自己的两位得意门生竟然公然醉酒失态,怕是要把老头子的胡须都给气卷了。

——

江澄到的时候,正巧遇到魏无羡。
确认过眼神,接的是一家人。

——

魏无羡笑嘻嘻地抬走了不省人事的蓝忘机,剩下了江澄,还有蓝曦臣。醉酒的蓝曦臣。

江晚吟生平第一次不知道该从何下手,蹲在半醉半醒的蓝曦臣面前,看了好一会儿。

“哦哟,看上去他们关系不一般啊……”“废话,你没看到刚才那两个人怎么走出去得么!搂着呢!我估计这俩也是——”“嘘——轻声点!唉没什么没什么,我们散场了散场了……”
江澄的脸都黑了。盯着那几个人心里发毛,哦哟凶死了。

江澄转过头去,不想原本睡着的蓝曦臣已经醒了。一个回头,差点撞上他。

蓝曦臣的眉目温润,但是却也是有两分凌厉藏在眼角的,他这一睁眼,倒是有点吓到江澄了。

“你醒了不会吱一声啊?”江澄没好气道。

“对不起……”蓝曦臣老老实实向他道歉。

“哈?喂蓝曦臣你真的喝多了。”

“……有吗?阿澄不喜欢我喝酒吗?那我以后不喝了……”

蓝曦臣眼看又要开始唠叨,江澄连忙打断他这蓝氏风格的长篇大论。

“啧,麻烦!手给我!”江澄伸了一只手给蓝曦臣。

蓝曦臣看了一会儿,没说话。

“干什么?坐在地上很舒服么?”

“没有,”蓝曦臣握了他的手,摇摇晃晃站起来,原本他坐在地上的时候江澄要低着头看他,现在江澄倒要微微抬着头看他了。蓝曦臣轻轻笑道:“阿澄,我们回家吧。”
“家?哼,你睡糊涂了吧!”江澄哼道。
“大概吧……”蓝曦臣被江澄扶着,蓝曦臣一说话,酒气就呼在江澄的耳边,害得江澄耳朵都红了。

——

蓝曦臣人高当然也重些,他走没两步就又合上了眼睛,于是他半个人便压在江澄身上,压得江澄背脊酸酸的,但他一声不吭地扶着他一直走到了车上。

江澄本想安顿蓝曦臣在后座,只是塞蓝曦臣到后座的时候,蓝曦臣始终坐不正,一会儿就倒下了,这样不行,江澄咬咬牙,又把他扛到了副驾驶座上。
不知怎么的。这人在副驾驶座就很老实,江澄就纳闷了。

江澄不放心地又用安全带扎扎实实地捆了他两圈,免得一个急刹车让堂堂蓝教授的额头与挡风玻璃亲密接触。
就是看上去不太美观。
江澄透过后视镜观察了一下,嗯,比较像不省人事的木乃伊。

——

“喂,是哪根手指啊?”江澄不耐烦地站在蓝曦臣家门口,一边扶着烂醉的蓝曦臣,一边在试他们家的指纹锁。
“……”蓝曦臣醉得死死的。
“靠,还得我一个个试……”江澄扳开蓝曦臣的手,把一根一根手指都试过来,好不容易开了门,差点摔了进去。

拖了蓝曦臣到蓝曦臣自家的床上,江澄觉得真是累的不行了,他这一路上又是折腾,又是陪烂醉的蓝曦臣聊什么古文,蓝曦臣这个人即使是醉了,也能顺溜地说出许多细细杂杂的野史,江澄一边应和着他,一边开车。他觉得自己绝对是最能一心二用的司机了。

江澄赖倒坐在蓝曦臣床边的地上,而蓝曦臣睡在床上,他就静静地看着蓝曦臣。

他觉得自己是不喜欢蓝曦臣的,但是他又想了想,如果自己真的不喜欢蓝曦臣,那为什么来接他?如果换成另外一个人,估计江澄听到那人的表白以后,能恶心得三天吃不下饭。
难道自己真的是……?
江澄甩甩头,自己脑子里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被魏无羡的断袖画风给带跑了吧自己。
江澄怀疑自己也喝醉了,虽然他什么也没喝,那他为什么感觉脸上热乎乎的呢……完了完了……江澄累了,睡着了。

——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他只听到了房间外传来砧板上整齐的叨叨叨的切菜声。
家庭主妇蓝曦臣,他脑内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个。

完了自己的画风确实被魏无羡带跑了。江澄躺在床上,捂住自己的脸向所有相信他是直男的大学生道歉——对不起!让你们失望了!

过了一会儿江澄起身,呆坐在床上,让迷迷糊糊的脑子清醒一点。
他发现他的被子曾被小心地掖好过,被角折在内侧里,虽然现在已经被他弄乱了一些。想也不用想,一定是蓝曦臣给他盖的。
他想,就像小时候午睡的时候一样。江家夫妇以前出去工作多半要十天半个月,于是就把两个小的寄存在邻居蓝家。所以四个人也就一起午睡。四个人睡觉的时候,假如是和魏无羡一起午睡,那么一定会两个人睡得天各一方拳脚相向,经常两个人都睡感冒了;假如是和蓝家兄弟一起午睡,他俩就从来没有打过一个喷嚏。他以前回想起来这些事的时候,想到的是蓝忘机给魏无羡掩被子,他当时翻了一个绝大的白眼。现在想起来,蓝曦臣也是这样的。

他一点都不记得了昨天到底是怎么睡着的,大概昨天真的睡得很沉吧……平时他睡觉有一点风吹草动都会惊醒他,魏无羡还嫌弃地说他睡觉就和狗一样,一惊一乍的,然后两人打了一架。

为什么昨天睡着了呢?以及昨天什么时候睡着的呢?

好像这些问题也没那么重要了。江澄这么想。
——

“阿澄,你醒了。早饭我已经做好了,过来吃吧。”

“嗯……蓝曦臣……我”

“嗯?”

江澄坐在蓝曦臣独居的家里,家里的设计很简约,却也有些古色古香的感觉。他坐在餐桌边,对面坐着蓝曦臣。江澄吃着蓝曦臣做的早饭,犹豫了好一会儿终于开口了。

“我——”

——

清晨的阳光有点冰凉的感觉,但是很舒服。淡淡的,微弱的,虽然有些腻歪的嫌疑,但是江澄不讨厌。

——

“听说,你长得帅还被拒绝啦?”聂怀桑今天终于来签到上课了,他已经一个星期不去上课了。

“哈?怎么可能!”江助教今天也很暴躁,只不过为什么耳朵红红的?他给了聂怀桑一个爆栗子在脑门上。

“哎哟!”聂怀桑疼得思考人生,这江助教怎么手劲儿这么大!不知道要保护祖国的奇葩吗!

唉不对啊,刚才他说,怎么可能……难道他的消息错了?怎么可能!他连忙去问魏无羡,他的八卦来源之一。

蓝教授在那里上课,他偷偷坐到后面几排。

「魏大哥,你不是说他们没成么?」

「哎呀那是之前,你多久不去上课啦?」

「啊?一两个星期吧?」

「哦,那你不知道。」

「不知道什么?」

「不知道蓝教授带着江助教的手表来上课,全班人憋笑。不知道那天江助教还打着蓝教授的领带在全校面前演讲,蓝启仁气得昏了过去。不知道……」

「等会儿等会儿!!」

「信息量很大是不是?还有更大的呢~」

聂怀桑思考起来,还有更带感的料?

「什么?」

「我现在站在你们教室外面。我看到你哥站在你身后。」

——

聂怀桑聂同学生前是个体面人……大家,唉……

今天的聂大也是一脸不高兴。

金融系的金光瑶教授离台阶又远了两步呢。唉唉唉?金教授你这个笑容很不真实唉…

——

今天的蓝教授,也依然看着助教席。

“妈耶蓝教授笑得好温柔啊啊啊啊!我要拍下来!”

“唉唉,江助教在呢!”

但江助教并没有听见这些。他现在因为劳累,正打瞌睡呢。

——








——
有点想写聂瑶的现PA和追凌的现PA……
我好久不写东西了,大概ooc得一批

求不打。

评论(10)

热度(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