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跑可耻但有用

九霄环佩

【聂瑶】500英里


西方小镇paro
时间大概是南北战争那个时代吧
了不起的盖茨比 的读后脑洞

自娱自乐产物纯属瞎编求不吐槽。

放个开头,再决定要不要写下去吧
——

名流社会上,有一位相当有名的伯爵。传说伯爵带着一只金丝眼镜,不到三十岁,永远穿着文雅的西服,谈吐不凡,只要有他在的地方,总是有数不尽的掌声和附庸。但是几乎没有人见过他,他似乎只存在于贵妇人和叼着雪茄的大亨们的称赞中。

他的庄园为所有人敞开大门,每到午夜就会举办起盛大的派对,无数的豪车载着狂欢的有钱人们驶入他的庄园。在他的庄园里,夜夜笙歌,无人入眠。

有人当面怀疑他能否支付得起举办派对的昂贵费用,面对这样的问题,公爵并没有动怒而是笑了笑,随意拿起了身后的一瓶香槟,给那位不怀好意的客人倒了一杯,然后礼貌地离开了。

疑惑的客人举起酒杯,正准备一饮而尽时发现酒杯里盛放的不止是香槟,里面还有一点发着金光的沉淀物。当客人捻了捻那些细碎的颗粒以后,他最后震惊地说不出话来:香槟里有砂金。

他终于懂了这位靠卖酒水发家的伯爵,为什么能够有基础支持他那荒诞至极的盛会,这位伯爵是借卖酒水的名义,走私黄金的地下商人。

好奇的客人趁伯爵离开的间隙,又开了几瓶香槟,无一例外地,浅色的酒里都注入了不少的砂金。只要摇一摇,美丽的金砂就会在香槟酒瓶里迅速旋转起来,就像古埃及壁画里的金砂漏斗一样,让人感到神奇而难以置信。

不过这些都只是万千流言里关于伯爵的一条而已。但却是流传最广的,接受了伯爵大方款待的宾客们,总是在酒后兴致勃勃地聊起这件奢侈离谱的事情。然后放声大笑,一头栽进泳池里,继续着欢歌笑语。

伯爵的富有和大方,以及他的神秘都让上流社会的人们对他产生了无数的猜想,不过无一例外的是,他们都给伯爵添上了过多的奢华气息,恨不得他全身上下都贴着金子做的衣服。

但是事实上,这位从不出现在人前的伯爵,并不会每天出入豪华的大剧场,也不会左拥右揽三四个妙龄女郎,更加不会霸气地向银行甩出一沓钞票,更别提他会抽着最昂贵的雪茄开着最时髦的车了。

事实上,这位伯爵每天出入的是他家的花园,为了给他种的郁金香浇花;他左拥右抱的最多可能是自家床上的两个软乎乎的枕头;最霸气的可能是他穿着西装革履拄着手杖上街的时候,哦,可是他没有什么需要上街的时候。

还有雪茄和豪车,这位伯爵先生,在老友的怂恿下曾尝试过雪茄,不过被硬生生呛出了眼泪,只好作罢。至于豪车,这位伯爵只会骑自行车,豪车的话从来只是买来看看而不开的。不用过几天,这些车就会被伯爵卖给其他人,从来待不久。

这天,聂上校收到了一份请柬,是来自伯爵的。他感到奇怪,他并不认识这位伯爵,可伯爵却邀请聂上校今晚到他的庄园一叙,究竟是为什么呢。

小聂公子看到了聂上校手中的请柬,震惊地瞪大了眼睛,询问这是从哪里来的。

聂上校回答说是伯爵寄来的。

小聂公子惊奇道不可能。于是上校这才知道原来伯爵从未邀请过任何人,除了他。

当晚,上校独自赴约。管家早就在门口等他了,管家带着他走过狂欢的排队现场,喧嚣过后是孤独的寂静,他逐渐走入了庄园的深处。他仿佛离那位神秘的伯爵又更近了一步。

庄园临海而居,有一角与海岸相连,有一个正对着大海的山坡。山坡上有一个大玻璃房子,里面种满了各色的郁金香,管家告诉他,那是伯爵的花园,伯爵正在花园里等待他。

上校见到郁金香,有一瞬间的动容,似乎是猜到了伯爵的真面容。

上校略带困惑地走进玻璃房子,他远远看到在郁金香的尽头,靠近海岸的飘台上,在被风吹拂起的白色窗帘的每一次扬起落下间,他都能看到一个悠闲地坐在圆桌前的人影。

每走近一点,人影就清晰一点。离他心中的猜测被揭晓就更近一点。

最后,远处举着茶杯的伯爵侧着头向他打了招呼:“嘿,好久不见啦——大哥。”

这位伯爵原来不带金丝眼镜,但他确实穿着西服,伯爵坐在月光下,悠闲地喝着红茶,等待着他的客人。

伯爵是个年轻的小伙子,气场却像是个见过无数大风大浪的水手一样,在月光的润色和海浪的伴奏下,使得这场相遇中的伯爵,好像是从童话里走出来的一样。而这位好看的伯爵笑起来的时候更是让人觉得,就像神话里友好的神使一样,无害而友善。

聂明玦想过很多次伯爵会是什么样子,但他绝对没有想到,这位伯爵的模样,竟然和他往日的旧识一模一样。

其实,他在看到那片郁金香的时候,心中就隐隐感觉到了。过于强烈的情感冲击,让他的声音有些沙哑。

聂上校深吸一口气,缓缓道:“金光瑶。”

这位旧识,本应该是已经死去了的,应该和500英里外的郁金香小镇一起被战火所摧毁的金光瑶。

评论(1)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