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跑可耻但有用

九霄环佩

【武当】往事如烟




师父其实很好相处的。他现在是武当的掌门,但年纪可小了,我左右估摸这不过二十三四。

他放下了浮尘,也就不过是个长我七八岁的师兄罢了。我家的长姐以前还看过他写的书呢,能写书就说明他一定是个知晓诗书又武艺高强的道人——如果这么想你就错了。


我的师父藏东西是一绝。他从他的袖子里能掏出许多东西,甚至包括一壶桃花酿。

每次我缠着他让他给我讲讲他以前的故事,他就拿出一壶桃花酿,然后把我拉到金顶上,指着金陵的方向说:

“小崽子我和你说,当年啊,我的师兄在金陵,那可真叫一个红火啊!每天拜访他的门客都要踏破了他房里的门槛呢!”

“啊?可是如果是掌门你的师兄那他怎么会在金陵啊,不是说,武当弟子不可随意下山的么?”

掌门喝了一口酒,没有理我,指着武当的一棵树,继续说道,“看到那棵树没有?”

“看到了。哦!那棵树是掌门栽的?”

“傻!啧啧……但也没说错,是掌门的掌门栽的。”掌门大概是醉了,可是他也没有喝几口酒啊,怎么就醉了呢?

“对啦!我的师叔,冷冰冰的,他练剑能练上一整天!喏喏,就在那棵树下头!你们啊,要是能见到他,就知道什么叫做惭愧了!一个个每天都只想着去点香阁看蔡师兄!”

“师父我没有!”我不认得什么蔡师兄,更不知道什么点香阁,师父怎么发起酒疯来了。

“还说没有!”掌门突然坐直了说话,“嘿嘿,我当年也是这么想的!怕什么啊,别让邱师兄知道不就好了嘛!”

“邱师兄……?”好嘛!又不知道是谁了。

……

师父又和我扯了许多事儿。比如他以前喂乌鸦的时候,总是与他的宋师兄一起的。或者是他以前喜欢一个叫宁宁的女孩子,我想起来前几日踢了掌门一脚的暗香女弟子,心想绝对不会是这样剽悍的女子。师父和我聊了许多话,他说他一个人的时候,常常能看见师兄们的虚影在道观间走来走去,时而还能看见树下练剑的师叔,望着水里自己的倒影有时候竟错认成前掌门。

师父说个没完,只是句句离不开“当年”。






我打了数十个哈欠,他也没说完。我只好听着,而金顶的月亮今夜圆了。

掌门终于睡着了,他随意地躺在了金顶的瓦上,呼呼大睡。月光照拂下的掌门,似乎是没有架子的一个孩子,我不知为何,难过得想哭。

缥缥缈缈间,我看见几缕仙气化作了几个人样。

“傻小子怎么在这儿睡了,明早起来一定会着凉的呀!”

“小棠他这是自找的!该给个教训。不然以后他又要记不住了!”

“嗯。”

“嗯什么嗯!他旁边这个小子好像看见我们了!”

我有些懵了,一阵睡意不知从何处袭来。

我眼里最后留下的是一个白发道人持着浮尘的背影,他身边环绕着几个穿着武当袍子的人,于是便合上了眼。

“幸苦了,小棠。”最后入耳的,是这样一句话,似是多个人一起说的。

后来我便沉沉睡去了。


而萧居棠的弟子不知道的是,萧居棠一直醒着,眯着眼睛看着月下的仙人们来去。嘴角悄悄扬起,眼角却是止不住的热泪。




“不幸苦,不幸苦,多回来,看看我。”

评论(8)

热度(32)